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傳 >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七焰扇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七焰扇

    “難道魯兄,另有什么分配之法?”韓立目光閃動幾下,淡淡說道。//高速更新 //

    “若是那玉盒和藥瓶也是古寶的話,我們三人一人拿走兩件寶物,毫無問題。但現在玉盒和藥瓶中……”

    “玉盒、藥瓶中,我們還不知里面是何物,自然要先打開一看,再按價值大小分寶了。”南隴侯突然插嘴,說出了貌似公正的話語來。

    魯姓老者聞聽此言,眉頭皺了一皺,但隨即連連的點頭:

    “老夫就是這個意思。不知韓道友意下如何?”

    “在下沒有意見,就依兩位道友所言!”韓立幾乎沒有考慮,就如此說道。

    “韓道友如此爽快,那本侯就看看里面倒底是何物了。”聽到韓立如此痛快的說道,南隴侯也很滿意。

    他當即先一伸手,白色玉盒“嗖”的一聲,飛入了手中。隨后往玉盒上反手一拍,就要打開盒蓋。

    可就在手掌接觸盒蓋的瞬間,忽然白光一閃,一層白濛濛霞光浮現而出,一下將手掌反彈了開來。

    “咦!這盒子竟被下了禁制。”南隴侯一怔,但略沉吟一下,就手上金光閃動的再此抓向盒蓋。

    這一次對還有白色霞光冒出,金光白霞一時間交織一起。

    但片刻后,霞光明顯抵不過金光閃爍的手掌,被金手緩緩的抓到了蓋子上,強行將盒蓋打了開來。

    白色霞光頓時潰散不見蹤影。

    韓立目光一凝,立刻看到了盒中之物。竟是一塊微微發黃的古老玉簡。

    在魯姓老者詫異的目光中,南隴侯猶豫一下,還是伸出兩根手指將玉簡輕輕夾出,將其放額頭上一貼。

    剎那間,其神識就玉簡中的東西一掃而過,臉上露出詫異之色。

    “兩位道友也來看看吧!”南隴侯為了避嫌,很快就將玉簡拿開,然后拋給了韓立。

    韓立神色一動,接過玉簡同樣將神識浸入其中。

    但片刻后他眉頭不經意的一皺,又將玉簡仍給了魯姓老者。

    魯衛英也匆匆掃視了下玉簡中的東西。

    “七焰扇”這是什么古寶,從未聽說過。這古寶很厲害嗎?”老者尚未看完,就嘴角一動的喃喃道。

    “這可不太清楚了。不過如此鄭重的將煉制方法記入這玉簡中,而且所用材料大都是靈料之類的東西。應該很厲害吧?”南隴侯不太肯定的說道。

    “就算再厲害也沒什么用。煉制此寶所需靈料,也太多了些。雖然上面也有靈料的祭煉之法。但竟需要八十一種火屬性靈料融合煉制。還有如此多的輔助材料。其中一些,在這一界好像早已絕跡了。這玉簡在如今根本是雞肋之物了,只能用于煉器上研究用了。”魯姓老者搖搖頭,隨后將玉簡扔還給了南隴侯。

    南隴侯笑了笑,臉上倒也露出頗以為然之色,將玉簡漫不經心的重新放入玉盒中。

    “七焰扇?主人,這玉簡中真記載了此寶的煉制之法?”韓立正也覺此玉簡無用之時,腦中卻忽然想響起了銀月驚喜之極的話語聲。

    韓立聞言心中一動,隨即傳音回道:

    “不錯,正是叫這個名字。怎么,你知道此古寶?”

    “主人,若是我滅有記錯的話,這七焰扇也是通天靈寶之一。雖然它排名在通天靈寶中似乎極低,幾乎是倒數幾位的樣子。”銀月的聲音有些微顫,情不自禁的連聲說道。

    “通天靈寶!”一聽這話,韓立嚇了一大跳,不禁怔住了。

    “什么?這個七焰扇是通天靈寶。那此玉簡一定要得到了。老夫早就想研究下通天靈寶了。如今竟有煉制之法,真是再好不過了。”韓立尚未回答,最近一直沒有開口的大衍神君,竟突然興奮在韓立腦中嚷嚷道。

    “你這老怪物,胡亂插嘴什么?”銀月聽到大衍神君的話語,卻聲音一冷,沒有好氣的說道。

    “哈哈!你這小妖狐,還對當日之事,記恨在心啊。老夫只是從未見過有靈智的器靈,這才提出要借你研究一二的。你的主人不是未曾答應嗎?”大衍神君打了個哈哈,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你……”

    “好了,銀月!此事早已過去多時,不用記掛心上了。倒是前輩竟然也知道通靈之寶,這倒讓晚輩有些意外了。不過,現在不是詳談之時,什么事情都等以后再說吧。”韓立冷冷的說道。然后目光在放回地面的玉盒上一轉之后,就看到南隴侯已經將兩個黑色藥瓶拿在手中,正在打開瓶蓋。

    銀月立刻識趣的偃旗息鼓,而大衍神君雖然覺得有些不快,但畢竟現在受制于韓立,也只能嘟囔了兩句,同樣不再言語了。

    黑色藥瓶方一打開蓋子,一股清香就從瓶中散發而出。

    韓立只聞了一口,就覺得渾身舒泰,精神不禁一振。

    “這好像不是最常見的那幾種上古靈丹,不知是什么靈藥。但肯定不是有害的毒藥。必須回去找典籍仔細查查看了。”南隴侯從瓶口中倒出一枚翠綠欲滴的藥丸,輕托在手中,遲疑的自語道。

    “藥瓶中有幾顆?”魯姓老者眼角一動,盯著藥丸緩緩說道。

    “就只有一顆!看來是珍稀類的古靈丹。”南隴侯當著韓立和老者的面,將那空瓶再倒幾下。才想也不想的說道。

    “再看看另一個藥瓶!”魯衛英的聲音有些集萃起來。

    南隴侯聞言點點頭,將丹藥重新倒回瓶子,然后又將另一個藥瓶打開。倒出了一模一樣的另一枚綠色丹藥。

    這一下,南隴侯和魯姓老者都有些面面相覷起來。

    “看來這次收獲還算不錯,有三件古寶,兩枚不知名的丹藥。以及一份古寶煉制法。兩位道友打算如何分配?”韓立看到這里笑了笑,悠悠問道。

    “這兩名丹藥雖然不知道是何種靈丹。但是韓道友想必也知道,我二人入谷的主要目的,就是尋找靈丹妙藥的。這兩枚靈丹,我和魯道友打算一人一枚,姑且算分到一枚寶物了。而韓道友可先從剩下的古寶中優先挑選一件,道友沒有什么意見吧!”南隴侯看了看手中的兩個藥瓶,抬首對韓立平靜的說道。

    韓立聽了這話,眉頭微微一皺,看了看地上的幾件古寶。

    “古靈丹的價值,不用我說,兩位道友也是知道的。說實話,在下寧愿不要古寶,也想分得其中一粒。說不定就可令自己修為大進呢!”韓立摸了摸下巴,輕搖搖頭的說道。

    一聽韓立此言,南隴侯和魯衛英頓時神情大變,現出緊張之色。南隴臉上陰晴不定一會兒后,強笑的說道:

    “韓道友年紀輕輕,何必和我等兩個壽元將盡之人,爭搶這兩粒丹藥。以道友短短時間就進階元嬰期的資質,以后進入無上大道哪還不是易如反掌。”“年紀輕輕和想要分的丹藥,根本是兩碼事情。能有機緣就在眼前,韓某自然也要全力爭取一下了。在下可以放棄其他所有寶物,只要這兩粒靈丹。說實話,普通的古寶,韓某可并不缺少。”韓立神色淡淡,輕聲的說道。

    “韓兄說笑了。這靈丹我二人怎可能會隨手放棄。要不這樣吧。只要韓兄肯放棄靈丹,其余的寶物,我們可以讓韓兄再優先挑取一件。剩下的東西,我們再平分了去。這總可以了吧。南隴兄,你說呢?”魯姓老者見韓立似乎勢在必得的樣子,心中一急下,咬牙說出如此的話來。

    南隴侯聞聽此言,眉頭緊皺,但隨即苦笑起來:“只要肯放棄這些靈丹,可以讓韓道友先挑選兩件寶物。”

    說出這番話的南隴侯,面上不舍之色一閃而過。

    畢竟先前經過慕蘭草原一行,他的古寶幾乎都在被鬼靈門一干人圍攻中,毀壞殆盡。對這些眼前的這些即將到手的古寶,自然大為的不舍。不過若是為了古靈丹的話,孰輕孰重,他可也分的很清楚。

    這時韓立神色一動,露出一絲猶豫之色,似乎對此建議有些動心起來。

    魯姓老者見此,急忙有趁熱打鐵的又勸說道:

    “道友的壽元還有如此之多。以后有的是時間尋找靈丹。相比之下,倒是古寶對如今的道友更重要一些。畢竟道友以后經歷的爭斗之事,肯定會有許多。現在多出一件古寶,說不定就能在以后救得道友一命呢。”老者為了說服韓立放棄靈丹,也算是苦口婆心了。

    韓立不禁輕笑起來。

    “看來韓某若不放棄這些靈丹,還不真不好分配這些寶物了。好吧。看在兩位道友如此誠心的份上。在下可以答應不要這兩粒古靈丹。韓某也無須挑走兩件古寶。除了這面鏡子外,將這個玉盒中的煉寶之法和這些材靈料都給我即可了。在下對煉器,可一向頗感興趣的。”韓立伸手往地上虛空一抓,那面紫色鏡子憑空飛射到了手中,不慌不忙的說道。

    “沒問題,就依韓兄所言。”南隴侯二人先是一呆,但略一交換眼色后,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他們雖然對韓立不拿古寶,而要這些東西有些疑惑。但現在為了古靈丹,這些事情也懶得再細琢磨了。

    韓立聽到二人的答復,神色如常的點下頭,手中光華一閃,紫色古鏡不見了蹤影。隨后大袖又向地上的那些材料和玉盒輕輕一拂。

    一片青霞閃過后,那一大堆材料和玉盒,同時不見了蹤影。
腾讯5分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