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靈劍尊 > 第1646章 解圍
    一路奔馳間,燕歸來很快便進入了鬧市區,分辨了一下方向后,朝著不遠處的一座宏偉石橋趕了過去。

    行不多久,前方的一群人,引起了燕歸來的注意。

    仔細看去,沿街的店鋪前,不知道為什么,圍了一大圈人,一陣陣激烈的怒喝聲,遠遠的就可以聽到。

    最讓燕歸來在意的是,在紛雜的喧鬧聲中,有兩道細弱的聲音,分明正是雅芙和雅馨的。

    皺了皺眉頭,燕歸來很費解,不是說……去石橋下的涵洞等他嗎?怎么跑這里來了?

    疑惑間,燕歸來抗著包裹,一路擠進了人群,出現在了人群的最前方。

    放眼看去,那是一個販賣肉包子的店鋪。

    店鋪靠近街邊的位置,擺著一張方桌,桌子上擺著一個篾條筐,筐里裝著又白又香的肉包子,一陣陣肉香,讓人口水直流。

    此時此刻,雅芙和雅馨面紅耳赤的站在那里,在她們的面前,一個身高和她們差不多,但是身材卻粗壯了兩三倍的齷齪中年男人,正瞇著眼睛,大聲的叱喝著。

    在所有人圍觀下,那齷齪的胖老板指著兩個女孩道:“剛才這兩個丫頭,就站在我的大筐前,一臉的饞樣,沒曾想,一轉身的功夫,我就少了四個肉包子,你們看……她們手里,不還一人抓著一個咬過的包子嗎?”

    面對胖老板的話,雅芙怒聲道:“你撒謊……我們剛才只是路過,是你叫我們過來,說是看我們可憐,送我們一個包子吃。”

    嗤笑一聲,那齷齪的胖老板道:“開什么玩笑?你去這條街上打聽一下,我什么時候大方過,就算我親老子來,買包子也要花錢!”

    說話間,那齷齪的胖老板嘿嘿一笑道:“而且……我可是少了四個包子,我懷疑……你們把包子藏進懷里了,不然的話……小小的年紀,胸前怎么會那么鼓!”

    聽到齷齪胖老板的話,兩姐妹是又羞又怒,卻又不知道如何爭辯。

    可是周圍的觀眾,卻非常的冷漠,一陣陣起哄聲中,圍過來的人越來越多。

    所有人助威下,齷齪的胖老板猛的瞪大了眼睛,怒聲道:“現在,我懷疑你們把包子藏進了懷里,所以……立刻脫掉衣服,讓我檢查一下。”

    脫!脫!脫……

    聽到齷齪胖老板的話,周圍的觀眾仿佛打了雞血一般,瞪大了雙眼,異口同聲的吼了起來,一聲接著一聲,氣勢驚人到了極點。

    此時,雅芙和雅馨氣的渾身顫抖。

    事實上,在場的人心里都明鏡似的,這兩個小女孩的懷里,怎么可能揣下包子?人家胸鼓,那只說明發育好。

    不過時到現在,誰還關心這些,誰還在意真相?沒什么比看熱鬧更重要的了。

    換了是普通的百姓,那齷齪的胖老板即便真的丟了包子,也絕不敢如此胡作非為。

    可是誰讓這兩個女孩,一看就是貧民窟出來的流浪兒童呢,不欺負白不欺負,欺負了也是白欺負。

    面對這樣的一幕,燕歸來簡直氣炸了肚皮。

    “這么一群大男人,欺負兩個女孩子,有意思嗎?”燕歸來排眾而出,怒聲道。

    燕哥哥……

    聽到燕歸來的聲音,兩個女孩頓時跑了過來,一左一右,緊緊的抱著燕歸來的胳膊,嬌軀瑟瑟的顫抖著。

    看著挺身而出的燕歸來,那齷齪的胖老板虎起臉來,看著楚紅齒白,衣衫干凈的燕歸來,有點遲疑不定。

    貧民窟出來的流浪兒,都是面黃肌瘦,而且極度的自卑,極度的不自信,即便被呵斥,甚至是責打,也只會像一條夾著尾巴的狗一般,絕不敢反抗的。

    因此,欺負這些流浪兒,胖老板根本沒有任何的壓力和擔心,即便巡哨來了,也不會和他較真,畢竟……他可是交稅的商戶,對整個城市是有貢獻的。

    不過,眼前這個唇紅齒白的男孩就不一樣了,貧民窟可出不了這樣的人,不說別的,單是他那自信和傲然的神色,便絕不是貧民窟的流浪兒所能有的。

    咳咳……

    輕輕咳嗽了兩聲,那齷齪的胖老板低聲道:“這兩個丫頭,偷了我的包子,難道還不允許我抓賊了嗎?”

    偷了你的包子?

    嘲弄的一笑,燕歸來道:“你有什么證據,能證明這兩個包子是你的?”

    面對燕歸來的話,那胖老板愕然一愣,隨即道:“廢話,這還用證明嗎?這包子餡料可是我們獨家配方,全世界都找不到第二份出來!”

    了然點了點頭,燕歸來繼續道:“那么,你怎么證明,這兩個包子,不是你送給她們,而是她們偷的?”

    嘿嘿嘿……

    見到燕歸來試圖和他講理,那齷齪的胖老板不由陰沉的笑了起來。

    混跡市井這么多年,他最不怕的,就是講理……

    雙臂抱于胸前,那胖老板傲然道:“你去打聽一下,我什么時候白送過任何人包子吃?即便我親爹親娘,要吃我的包子也要給錢!”

    對……這個老扣,那可是出了名的鐵公雞,他老爹就是被活活餓死的……

    聽著周圍的議論聲,燕歸來眉頭皺的更深了。

    看著燕歸來的樣子,那胖老板得意的道:“現在,我已經證明了,這包子就是我家的,而且……我也絕不是一個大方的人,不可能白送包子給誰吃。”

    了然點了點頭,燕歸來道:“好吧,那么接下來,你如何能證明,她們倆沒有付錢?”

    什么!你這……

    面對燕歸來的話,那胖老板先是一愣,隨即道:“兩個流浪兒而已,身上怎么可能有錢?”

    嘲弄的一笑,燕歸來道:“那你如何能證明,她們是流浪兒,如何能證明,她們身上沒有錢?你說來聽聽……”

    我!這!你……

    原以為,燕歸來提的問題,都是在自尋死路,可是隨著燕歸來的追問,那胖老板卻發現,這家伙純粹是挖了個坑,引著自己跳下來啊。

    事實便是如此,他根本無法證明兩個女孩沒給錢,也無法證明她們是流浪兒,更無法證明,她們身上沒錢。

    雖然事實上,所有人都知道,這兩個女孩就是流浪兒,就是沒給錢,而且身上就是沒錢,可是要說證據,這哪可能有什么證據?

    喧鬧聲中,圍過來的人群越來越多,終于……這邊的響動,驚動了巡哨。

    很快,一小隊巡哨趕了過來,遠遠的,便怒喝道:“都圍著干嘛,散開……都給我散開,不要堵住街道,聽到沒有!”

    很快,一個小隊,一共十二名巡哨,排開人群,走到了人群中間。

    環顧一周,巡哨小隊的隊長剛打算開口說話,眼角一抽之間,卻猛的瞥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這……這家伙怎么跑這來了?

    這個巡哨小隊不是別的,正是剛才……追捕燕歸來的那個巡哨小隊。
腾讯5分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