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名門醫女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安排(盟主加更)

第四百一十八章 安排(盟主加更)

    山路上四個男人巧妙而又不動聲色的將老者護著。

    身后的腳步聲幾乎聽到不到,以至于他們忍不住回頭看去。

    那個穿著打扮奇怪的男人安靜的跟在后面。

    “首長,真的要帶這個人走嗎?”一個男人忍不住低聲問道,“這個人..實在是古怪。”

    老者含笑點點頭,也回頭看了眼。

    “古怪是古怪,卻無害。”他說道。

    現在看人還能看出有害無害的嗎?男人們搖頭不贊同。

    雖然有老人,但他們一行人走的不慢,很快就走出密林區,來到了相對平緩的地區,這里的人也多了起來。

    “喂喂,你們什么人,這里不能隨便上山的。”

    山下鎮政府設置的管理崗亭立刻有人沖出來喊道。

    “好的好的我們知道了,我們這就下山。”老者含笑說道。

    “這么大年紀了,還亂跑什么。”管理人員還是很生氣的說道。

    老者只是好脾氣的含笑沒說話。

    離開崗亭,迎面又遇到幾個野外裝備架勢十足的男女。

    “你們是從山上來的嗎?”他們主動打招呼問道。

    老者含笑點點頭。

    “山上,太平吧?”一個男人忙問道。

    “人家這么大年紀都還上了,有什么不太平的。”不待老者回答,其他人便說道。

    “不過,據說山上有野人什么的,專偷衣裳還有吃的。”又一個女生說道。

    這話引得其他人哄笑起來。

    “還野人,是野猴子吧..”

    “也就你們這些女生幻想著野人…”

    “這又不是神農架..”

    但老者這邊的四個男人卻不約而同的看向安靜跟在身后的男人。

    目光在他那明顯不合身的,搭配古怪的褲子和鞋子上轉了轉。

    男人神情淡然,似乎沒有看到他們的目光。

    大家說笑著不再理會老者等人。避開前邊的崗亭,向山林中走去。

    “小哥們,山林不安全啊,還是從這里走比較好。”老者高聲提醒道。

    那邊的人更是笑,回頭沖老者不屑的擺擺手。

    老者搖搖頭。

    “咱們走吧。”老者身邊的男人低聲提醒道,“不能再耽擱了。”

    老者點點頭,回首看了眼這片山林。

    “不知道還能不能再來看一次。”他喃喃說道。

    說罷抬腳邁步,走了幾步察覺到什么,回頭看。

    那個男人站著沒動。

    “小哥?”老者喚道。

    男人看過來。神情凝重幾分,似乎下定了什么決心一般,抬腳邁步。

    那么從此時就一步一步的走出這片可以庇佑他的山林,一步一步的踏入這個陌生詭異的天地。

    老者笑了笑,沒有多說話轉身前行。

    三輛車停在山下。站著四五個如同這幾個男人一般打扮的男人,看到他們過來,都松了口氣,看到老者身后的男人又有些疑惑。

    “搭個順風車。”老者簡單說道。

    周圍男人的眼神更驚訝了。

    什么人竟然能搭這位老者的順風車!

    “小哥,來,坐我這里。”老者說道,一面坐上車。招了招手。

    車?

    男人目光掃過這些奇怪的東西,但神情半點遲疑驚訝未露,就好像這些是他司空見慣的東西一般,他也沒有客氣抬腳就走過去。動作穩健的上了車。

    老者微微一笑,沒有忽略這男人上車時跟自己一樣的腳嗑一下踏板的習慣。

    司機關上了車門,發動了車子。

    老者眼角的余光看到身旁男人瞬時繃緊身子,剛在膝上的雙手微微攥起一下。但很快就放開了。

    車窗外的風景在飛速的后退,令人焦躁的轟鳴聲。奇怪的刺激著腸胃的氣味…

    男人的呼吸不由有些急促。

    “把車窗打開。”老者說道。

    對于老人這等身份出行車窗都是不會打開的,前排的警衛遲疑一下。

    “算了,前邊風景不錯,停一下,我下去看看。”老者又說道,伸手指了指前方。

    風景?

    警衛疑惑不解,但還是拿起對講機前后通知一下。

    男人的視線掠過將對講機的警衛,然后看到前邊的車先停下了。

    那東西,難道可以隔空通話?

    “來,小哥,要不要下來看看。”老者推開車門下車,說道。

    男人點點頭,跟著他下來,清醒的空氣讓他不由長長的吐了口氣,那種翻江倒海的感覺很快被壓了下去。

    “你要找的人是你什么人..”老者問道,一面對著山野活動下腿腳。

    男人沒說話,看著山野。

    “只知道叫什么以及工作?”老者也不在意,接著問道,“多大年紀啊?”

    不知道,不知道她多大年紀,她總是說自己比我們大….

    男人的耳邊回蕩著那個丫頭的話。

    “不知道。”男人說道。

    老者扭頭看他,有些驚訝。

    “那,如果調出照片來,你能認得出吧?”他問道。

    “認不出。”男人答道。

    老者收起動作,看著男人笑了。

    “那,小哥,你知道華夏國有多大有多少人口嗎?”他說道。

    華夏國…

    男人搖搖頭。

    “小唐啊,我讓你查的事你查了沒?”老者對一旁喊道。

    立刻有個警衛跑過來。

    “查了。”他說道,“截住目前全國叫齊悅的女性一共有六萬五千八百三十二個。”

    老者看男人,做了個你聽聽的神情。

    男人顯然也很震驚。

    不過他驚訝的是這么快就能查出有多少人叫這個?

    而且還這么準?

    “是大夫。”他說道。

    這男人竟然沒有被打擊,老者有些意外,又笑了點點頭。

    “職業不好查,得再篩選。”他說道,“小哥。你要是信得過我,就跟我走。”

    男人看著他。

    “我,不是已經跟你走了嗎?”他說道。

    自從見面,他說話少而簡短,這大概是他說得最長的一句,而且..

    老者微微一笑。

    別人可能不會注意,但他注意到了,這男人的口音已經開始跟他的有些相像了。

    好強悍的學習能力….

    好強悍的觀察能力….

    以及好強悍的情緒控制能力…..

    老者哈哈笑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頭。說了幾聲好。

    “那么,敢問小哥高姓大名?”他笑道。

    男人看著他,伸出手。

    “常云成。”他說道。

    老者很自然的伸出手握了握,看到男人的臉上浮現一絲笑。

    很高興?

    為什么?

    握手嗎?老者收回手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手。

    是啊,很多人會因為跟自己握手而激動不已。不過,這男人臉上的笑卻不是那種激動的討好的笑。

    很顯眼,他不是因為和自己這個人握手而高興,很可能僅僅是握手這件事。

    老者笑了笑,抬腳上車。

    “走吧。”他喚道,看著這男人,“常云成。”

    常云成再看了眼山野。抬腳上車。

    看著老者上車,四周警戒的人也上車。

    “好好的看什么風景?”后邊的警衛忍不住說道。

    “我看不是看風景。”另一個人說道,“我估摸這土鱉是暈車…”

    說道這里他嘖嘖兩聲。

    “首長怎么對這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土鱉這么好?”他皺眉說道,一臉的疑惑。

    車沿著秋意濃濃的山路蜿蜒而去。

    看著山路上走來的女人。景區管理人員忙互相招呼。

    “哎,那女人又來了。”他們說道。

    不過相比于前幾天,現在他們的精神不那么緊張了。

    這個女人已經在這里呆了七天了。

    除了最初三天的大哭大鬧,后來幾天她就安靜了很多。

    不過大家可以肯定的是這女人精神肯定有問題。要不然誰閑著沒事會整天對著一架枯骨哭啊。

    “謝謝。”齊悅說道,將手里的門票遞過去。

    “那個。小姐一個人?”管理員遲疑問道。

    以前不是都有一個女人陪著的嗎?

    “她去定機票了。”齊悅和氣的說道。

    管理員哦了聲,到底沒敢問是一個人走還是兩個人都走,免得刺激了這瘋子的神經。

    她撕下副劵,看到齊悅手里的拎包。

    “小姐,我們要檢查一下。”她說道。

    齊悅合作的將包遞過去。

    大家打開,見里面只有兩罐啤酒。

    “這個…”管理員遲疑道。

    齊悅伸手拿過來,啪啪兩個都打開,她一罐喝了一口,然后看著管理員。

    管理員抬手放行,對另外的兩個管理員使個眼色,兩人忙跟上去。

    一步一步的走近墓室,齊悅還是在幾步外停下,然后坐下來,靜靜的看著那白骨。

    她將一罐啤酒擺過去,自己拿起一罐,仰頭喝了口,嘆了口氣。

    “你說,你還算不算個男人啊。”她說道。

    站在一旁警惕的管理人員愣了下,他們看了看對方,又看那女人。

    跟自己說話嗎?

    “你算不算個男人啊,這都什么世道啊,哪有為了一個女人這樣過一輩子的?”齊悅接著說道,仰頭又喝一口,然后想到什么將面前的啤酒拍了拍,“來,嘗嘗,我們這里的酒。”

    她說著將啤酒倒出來一些。

    墓室是青磚鋪地,酒倒在地上很快沿著縫隙滲了進去。

    兩個管理員忍不住打個寒戰,四下看了看,其實,根本就不會有人的…

    這個女人真是個瘋子…

    “怎么樣?好喝吧?”齊悅繼續說道,還笑了笑,似乎面前坐著人。

    兩個管理員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大哥,一個女人死了就死了,算什么啊。”齊悅接著說道,看著眼前的枯骨,“不就一個女人嘛,是,很喜歡,很喜歡,就不能失去了嗎?這輩子,誰還沒失去些什么東西啊,有什么大不了的啊。”

    是啊是啊,兩個管理員點頭,所以不管失去了什么,這位小姐你快些恢復正常吧。

    齊悅再次喝酒,然后將對面的啤酒倒在地上。

    “失去就失去了,傷心,難過,但是日子還得繼續啊,總有新的東西還會來的,誰知道明天我們又會遇到什么人呢,說不定,是更喜歡的更愛的人呢。”她說道,笑了笑,眼淚流下來, “你傻不傻啊,傻不傻啊!”

    管理人員忍不住看那枯骨,莫非這枯骨長得像這女人的愛人?

    這是搞什么啊!

    齊悅仰頭一口氣喝完啤酒,將對面的啤酒也一口氣倒在地上。

    “好了,我先回去了。”她站起來說道,將啤酒罐裝進包里。

    兩個管理員有些意外,他們不打算提醒別亂丟垃圾什么的,已經準備好自己撿了,沒想到這個瘋女人還保持著該有的禮貌。

    讓他們更高興的是,這女人說要回去了。

    謝天謝地,終于能過安穩的日子了。

    齊悅站起來看著枯骨。

    “我辦完那邊的事,很快就過來陪你的。”她說道,對著空蕩蕩的室內擺了擺手,似乎看到那個男人露出笑容。

    她也微微一笑,轉過身走了。

    身后兩個管理員對視一臉悲痛。

    還要回來啊…

    沒完沒了啊….

    有人管管不….

    *****************************

    謝謝三月楓茗榮升第九位盟主,謝謝謝謝,您破費了。

    本想攢稿子混到月底的,可是又厚不下臉皮看你們求更打賞,要是月底之前寫完了,趕不上粉紅雙倍了,你們不要拋棄我,還是要把粉紅票投給我(可憐巴巴的看著你們~)不要文完茶涼門可羅雀~~~~~~~~
腾讯5分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