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絕色丹藥師 > 161 名聲算什么?

161 名聲算什么?

    161

    龍衣雨趁機說道:“這打賭可是會危及性命,琦小姐,紫英公子對你如此看重,倘若你出什么事,我看紫英公子必定也是不肯干休。”

    蒼琦心下了然,看來,他們都認為自己必定會輸。

    只是擔心聆紫英事后的報復,故此如此小心翼翼。

    “那郡主有什么好建議?”

    蒼琦掃過在場眾人,發現香慕云并未到場。

    香慕蝶是左相之女,如果將香慕蝶給殺了,似乎也該有點小麻煩。

    龍衣雨不由得笑道:“這也是簡單,只要兩位小姐先訂下生死契約,這場決斗,是兩人自愿,生死無怨。就不知道,你們敢嗎?”

    香慕蝶自認勝券在握,故此帶著幾分挑釁味道看著蒼琦說道:“蒼琦,這就不知道,你是敢,還是不敢。”

    蒼琦一雙漆黑的眸子之中透出了一絲冰冷的光芒,神色卻是很平靜:“既然如此,賭賭玩玩,有何不可?”

    香慕蝶不由得一笑,心里涼絲絲的想,蒼琦這可真是自取其辱!

    爭這一時之氣,蒼琦必定會后悔的。

    很快契約已經書寫好,送到了香慕蝶面前,只見香慕蝶刺破了自己的手指,將一點鮮血透入這契約紙之中。這紙頓時掠過了一絲光亮。

    這樣子契約以鮮血為引,自是會生效。

    輪到了蒼琦之后,只見蒼琦也是如法炮制,將自己的鮮血滴入了契約之中。

    如此華美之宴,燈火輝煌,一片繁華,只是這宴會之中,卻是隱隱透出了幾許血腥味道。

    兩只幾擺上之后,只見香慕蝶從儲物手鐲之中將藥品一件件的取出來。

    當著眾人的面,香慕蝶開始調毒。水晶盞中,隱隱透出了一股艷紅之色,卻是有些令人觸目驚心。

    一股淡淡的血腥之味從杯盞之中透出,隱隱有些令人作嘔。

    果然不愧是毒門弟子,手段果然了得。

    那濃稠的液體被倒入了鼎中,旋即香慕蝶催動異火開始煉制。只見這藥鼎關竅中不斷有著濃稠的煙霧流轉,吞吐著異色的光芒。

    毒門煉毒之技,確實有著一些獨到之處的。

    很快這藥鼎打開,里面一顆殷紅的藥丹,散發一股魔幻般的色彩。

    香慕蝶自己也是滿意之極。

    她這顆百毒丹,也算是超常發揮。

    旋即香慕蝶禁不住看了蒼琦一眼,卻只見蒼琦掌中之鼎,頗有幾分破舊,顏色灰暗,近乎不能看出原本光芒。比之自己手中精巧的爐鼎,也不知道相差多少。只見蒼琦亦已經將丹藥煉好,一枚碧綠色的毒丹出現在鼎中。

    香慕蝶看著蒼琦平靜的容色,忽的內心禁不住涌起了一股不安的感覺。

    畢竟,現在可是在賭命了,這個女人,神色為何如此平靜?當真是讓香慕蝶有些摸不著頭腦。

    莫非蒼琦真是那么樣子肯定,自己會看著聆紫英的面子,對她容忍幾許?

    這自是絕無可能。

    不過既是如此,自己還是小心幾分,小心使得萬年船。

    想到這里,香慕蝶目光輕垂,眼中一絲算計的光芒頓時一閃而沒。

    “誰先試服,不若抽簽決定。”

    畢竟,誰先試藥,就對誰不利幾分。況且在這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人都是安排好了,抽簽的話,香慕蝶大可以動上一些手腳。

    這樣一來,就算蒼琦先試,那也是蒼琦運氣不好,誰能說不公平?

    想不到蒼琦淺淺一笑,說道:“這又有什么關系,我先試服又如何?”

    眾人皆驚,香慕蝶面色也是有些難看。這個蒼琦,實在是太自以為是了些。她更認為蒼琦如此認為,顯然是沒將自己放在眼里。哼,既然如此,蒼琦就要為輕視自己付出代價。

    只見香慕蝶小心翼翼用特制的藥夾放在碟子之中,奉送在蒼琦面前。

    這枚毒丹,可不是那么簡單。

    別說服用下毒,就算是沾染一下,就能毒染入體。

    到時候蒼琦死得很是凄慘,這也是蒼琦自找的。

    只見蒼琦宛如白玉般的手掌拿起了丹藥,卻是并無異樣。香慕蝶神色更是有幾分怪異,之前的不安又一分分的擴大。

    不會有什么問題的,她對自己丹藥也是頗有信心。

    旋即當著眾人的面,蒼琦頓時將這枚丹藥服下。

    就連燕無陵面色有些難看,眼神流轉,內心之中頗不是滋味。縱然六年之后,自己感覺良好,并且覺得蒼琦已經是絲毫不足為慮,可是如果是自己,可是能如此坦然,將這顆毒丹給吃下去?

    旋即燕無陵又坦然了不少,蒼琦這樣子不是比自己鎮定,而是她不知死活。

    被人算計,吃下毒丹,香慕蝶煉制毒丹的技術可是頗為出色,蒼琦如此,不過是自取死路!

    在場所有的人目光都是落在了蒼琦身上,香慕蝶眼見蒼琦將這顆丹藥吃下來,內心更是禁不住一喜。

    只要服下,蒼琦這是自己找死。

    她就等著蒼琦劇毒發作,生不如死。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蒼琦容色平靜,卻也沒有看出蒼琦有什么異樣。

    香慕蝶最初的喜悅過去之后,內心的疑惑卻是越來越濃,這又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毒是自己煉制的,剛才自己又親眼看著蒼琦將藥給吞下去。既然吞下去了,又怎么會沒有效果的樣子?

    莫非自己煉制的毒丹,居然對蒼琦沒有任何的作用?

    香慕蝶下意識的禁不住搖頭,不可能,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自己煉制的丹藥,究竟有毒,她是最清楚也不過,更何況這顆丹藥,香慕蝶自己也是沒有解藥。

    蒼琦卻是無視香慕蝶眼中驚怒,嫣然一笑:“香慕蝶,不知道你這個丹藥,要發作要等多久?怎么過了這么半天,仍然沒有動靜?”

    香慕蝶指著蒼琦,本來陰冷的臉上,卻是禁不住多了幾許激動:“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她自然是不愿意相信這一點,眾人也是看出了香慕蝶內心之中的不甘。可是香慕蝶自己不相信,這個不相信卻是沒有任何的意義。

    畢竟事實就是事實,蒼琦將她那枚毒丹給吃下去了,居然好似一點事也沒有的樣子。這雖然是事實,可是又是顯得匪夷所思。

    香慕蝶驀然抬起頭,看著蒼琦說道:“你必定是作弊,依靠什么極品玄器,所以我藥丹才是無效。”

    蒼琦手指輕輕一拂臉邊黑發,臉容更是多了幾許魅惑之意,卻是漫不經心的說道:“作弊?我來之前,可是不知道,香慕蝶你要與我賭毒丹,那又如何作弊?眾目睽睽,你輸不起,實在難看。”

    眾人頓時一默,就算是站在一邊的龍衣雨,臉色也是微微有些難看,卻也是一言不發。

    蒼琦說得沒有錯,事先她又不知道要賭毒丹,不過是臨時提議,蒼琦又怎么可能知道。

    就算知道了,剛才蒼琦是在眾人面前服用下丹藥,又豈有半點貓膩。

    香慕蝶更加難堪幾分。

    蒼琦目光凝動,說道:“如今也是該讓香小姐服用丹藥,看看我的毒丹,可是對你無效。還是如今,香慕蝶你心里害怕了,自然是不敢繼續了。”

    香慕蝶冷哼一聲,蒼琦那枚毒丹,確實是讓香慕蝶生出幾許忌憚味道。

    不過雖然是如此,香慕蝶也是不至于如此退縮。

    “服用就服用,你的毒丹,也不過如此。”

    說得如此堅決,別人也是佩服香慕蝶得豪氣。

    畢竟如今的蒼琦看來,這六年她非但沒有荒廢,反而另有奇遇。這樣一來,蒼琦煉制出的毒丹,必定是不俗。香慕蝶冒著生命的危險,讓賭約繼續,那她也確實是有幾分的膽魄。

    其實香慕蝶之所以如此大膽,也是別有依仗的關系。

    她在毒門,頗受師長的愛護,前些日子,香慕蝶更得到半瓶門中的百花凝露。

    這等藥品,珍貴非凡,能解百毒。故此香慕蝶方才如此肆無忌憚,只因為她卻是早就有所準備了。

    只是手指碰到毒丹瞬間,香慕蝶背后也是冷汗一片,她知道自己是在緊張害怕。這一刻,她甚至想要放棄比賽,跪在蒼琦面前,求蒼琦饒她一條性命。

    只是雖然如此,香慕蝶仍然咬牙堅持。

    她的內心是不甘的,特別是身懷異寶,更不愿意當眾丟臉。

    等自己順利解毒,以后自己傳出去,也是和蒼琦平分秋色,并且膽氣頗佳。

    她眼中的一絲軟弱,沒有逃過蒼琦的雙眼。及蒼琦看到香慕蝶容色堅定了幾分,方才禁不住一笑。

    倘若香慕蝶退縮了,雖然能欣賞到香慕蝶懦弱的丑態,不過不能當眾取她性命,蒼琦也是會覺得頗為遺憾。

    既然香慕蝶咄咄逼人,讓她非得在名譽和性命之中二選一,蒼琦對她也自是沒有半點憐憫之心了。她對敵人,可是從來不會心軟,就算香慕蝶死了,也是死在香慕蝶自己布局之中,那也怨不得別人,也更怨不得她蒼琦。

    丹藥入手瞬間,香慕蝶更是迅速開始分辨這顆丹藥成分。

    身為毒門弟子,這識毒辨毒,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蒼琦煉制的是哪類型的毒藥,就算香慕蝶不能全摸出來,也能猜出七八分。

    然而令香慕蝶震驚之極的則是,蒼琦這顆藥丹之中究竟蘊含了什么,她的手指竟然全然無法摸索出來。

    她的判斷,蒼琦這顆藥丹,居然是溫良無害,并不存在什么毒。然而越是如此,越發讓香慕蝶心下難安,很不是滋味。越是未知之物,卻也是越發讓人恐懼不已。

    香慕蝶神色微暗,心中泛起了一絲涼意。倘若不是因為這毒丹比試是自己提議,香慕蝶甚至會懷疑這不過是蒼琦早就設好的局。

    一念至此,香慕蝶神色更是凝重幾分。

    只見香慕蝶先取出這百花凝露,一口飲盡,再封住了自己幾處穴道。剛才蒼琦服下了這毒丹,顯得輕松之極,然而香慕蝶卻是如臨大敵。她自知,自己顯然是比不上蒼琦的瀟灑。不過如今,她也是顧不得那么多了。

    丹藥方才入口,香慕蝶臉色迅速腫脹成黑色。

    一股黑色的毒素,宛如流質一般,迅速從香慕蝶的唇中涌出,并且縈繞在香慕蝶的全身。

    好厲害的毒,就連香慕蝶踏足的地磚之上,亦是頓時發出滋滋之聲!

    香慕蝶眼中頓時驚懼無限!

    “蒼,蒼琦,你,你好狠毒。”

    眾人看到香慕蝶這個樣子,無不心生寒意。

    如此可怖的畫面,居然是眼前這個面容絕美的女子所造成。只要一想到這里,眾人看蒼琦的眼神之中,頓時禁不住升起了幾許古怪。

    蒼琦輕品酒水,自己狠毒?她真不覺得。

    香慕蝶不是想置自己于死地?可是輪到她,卻是怪罪自己出手狠辣。方才可是不見香慕蝶半點容情的。

    似意識到自己處境,香慕蝶臉色數變,口氣卻是柔和下來:“蒼琦,蒼琦,我向你認輸,這次是我甘拜下風,只盼望你給我解毒。”

    蒼琦忽的冉冉一笑,滿屋生芳,動人之極。

    “你這是向我示弱認輸了,是不是?”

    蒼琦低低一笑。

    香慕蝶連忙點點,好漢不吃眼前虧,只要蒼琦救下了自己,那么她大可以邀請同門,再將蒼琦加諸在自己身上羞辱盡數奉還。

    她一定不會放過蒼琦的。

    蒼琦眼神卻是一派冰冷:“只是可惜得很,比賽之前,似乎沒有規矩,誰要認輸,就要救了他。”

    “說來,真是可笑,本來就是賭命,甚至連契約也是已經簽好了。不見得你求求我,認輸了,我就不要你的命。”

    蒼琦回答,更是出乎眾人意料之外。

    這香慕蝶不但是毒門弟子,還是左相之女。蒼琦就算不怕報復,總要顧忌自己名聲。如今別人都知道她的心狠手辣,她在龍都還不讓人敬而遠之。恐怕就算是聆紫英,也會心生嫌棄,不愿意要這樣子心狠手辣的女子。怎么這個蒼琦,居然可以不顧自己名聲?

    蒼琦眉宇之間卻是一片森涼,名聲,又算什么?如果輸掉的乃是她蒼琦,那么一定是她不自量力,本事不夠,香慕蝶又豈會救她?

    龍衣雨內心忽的一寒,手掌輕輕一抖,掌心酒杯頓時摔落地上,摔得粉碎。
腾讯5分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