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神獸召喚師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混戰

第六百五十一章 混戰

    眼看著日魔刀離自己越來越近,阿麗的眼神中出現了一絲慌亂,不過依然緊咬著牙,心中給自己打氣,既然在劫難逃,那就勇敢面對。

    矮個子舔了舔嘴唇,他仿佛已經看到阿麗鮮血飛濺時的樣子了。

    他曾經也幻想過好好折磨阿麗,然后讓她在屈辱和痛苦中死去,但是阿麗是宗主的情人,他可不敢動手。現在得知阿麗是宗主的女兒以后,還可以名正言順的將其殺死,心中的刺激感和興奮感更加難以言表。

    大飛看到矮個子竟然奔著阿麗沖了過去,心中一寒,想要沖過去救人,但是那名白銀戰士卻擋在了他的必經之路上。他雖然全力沖擊,但是依然被遲滯了一下,正因為這一停頓,他徹底失去了救援的機會。

    “這可不行,這不符合我的規則,她可是我的賭注之一,死了以后,就沒有什么用處了。”李振邦冷哼一聲,他自然不會讓矮個子得手。

    只見一道翠綠色的屏障突然出現在了矮個子和阿麗之間,任憑矮個子如何努力,也無法前進分毫。

    出手的并不是李振邦,而是歐米伽。由于李振邦吸收掉了歐米伽的逆鱗,所以李振邦和歐米伽心神想通,根本不用他說話,只要心里傳訊歐米伽一下就可以了。

    李振邦想要從黃金戰士手中救人,實力還差點兒事,即便救下來了,也絕對不會像歐米伽那么輕松。

    “你……”矮個子急忙后退幾步,這才化解掉了屏障的反彈力。他知道想要殺死阿麗已經不可能了,狠狠瞪了李振邦一眼,重新加入了對付大飛的戰團。

    大飛金環刀連續揮動了幾次,金色的斗氣將三人逼退,大飛并沒有繼續發動攻擊,而是后撤幾步。眼睛瞟了一眼李振邦,帶著一絲感激。

    “大飛,你束手就擒吧!不論你多厲害,恐怕也已經到達極限了,我們可是三個人,你不用徒勞了。”矮個子冷笑道。

    “混蛋,你竟然敢對阿麗動手!”大飛怒目圓睜,右手舉起金環刀,遙指矮個子,氣息由于憤怒而出現了一些紊亂。

    “這能怪我嗎?她不死,你始終不會束手就擒,她死了,你也就安心去死了。既然沒有先殺了她,那就先殺了你好了!跟我一起上!”矮個子怪叫一聲,日魔刀奔著大飛的胸口刺去。

    黝黑壯漢掄起神風錘從另一側對大飛發動了攻擊,白銀戰士眼神中閃過一絲兇光,整個身體緊貼在閃爍著銀色光芒的盾牌后面,邁開大步朝著大飛撞了上去。

    大飛眼睛微瞇,自己之前的猶豫和忍讓,非但沒有換來同伴的認可,反而讓他們變本加厲,阿麗也差一點兒因為自己而死。如果不是李振邦,阿麗恐怕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自己曾經認為是伙伴的人卻要在此時此地以死相博,敵人反而保護了自己想要保護的人,這不得不說是一件十分的可笑事情。

    大飛深吸了一口氣,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自己還有什么好猶豫的?自己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可對方卻不依不饒,不但想要致自己于死地,還想要殺了自己想要保護的人。

    如果自己死了,即便李振邦他們不殺阿麗,這三個人恐怕也不會放過阿麗。想到這里,大飛的眼神不再是矛盾和無奈的,變得異常堅決。

    人終歸是要死的,如果想要保護阿麗,那就只能讓另外三個人去死了。不論如何自己都是會死的那個,既然如此,也就沒有必要保存實力了,就讓剩余的生命綻放出最后的光彩吧!

    只是希望李振邦他們說話算話,不要出爾反爾。不過這些都不是他能左右的了,他現在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干掉面前這三個人保護好阿麗的安全。

    白銀戰士突然感覺盾牌好像撞擊到了什么,之后就感覺身體有些輕飄飄的,視野中的畫面很詭異,似乎是在朝著兩側移動,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大飛既然選擇了出手就不會再手下留情,因為手下留情只會讓自己更加被動。

    大飛首先選擇的是攻擊力不強但是很討人厭的白銀戰士,一個是因為他剛才阻攔了自己,再一個是因為相比其他人來說,他也是最容易被攻破的。

    白銀戰士顯然沒有料到大飛會對自己發動攻擊,以為另外兩名黃金戰士會牽制住大飛,所以埋頭沖向大飛的他,并沒有注意到大飛氣勢上的變化,直接和大飛的金環刀來個了親密接觸。

    白銀戰士本來的盾牌質地還是不錯的,但是白銀戰士和黃金戰士在擎天宗的待遇終歸是不一樣的。和大飛的金環刀相比,白銀戰士的盾牌檔次就要差上很多,更何況白銀戰士的盾牌早已經不是一開始的盾牌了。

    白銀戰士很喜歡賭博,但是賭運始終不佳,最后連自己的盾牌都被輸了出去,而且還欠了一屁股的債。后來怕被宗門的人發現,重新打造了一塊外形一模一樣的盾牌,但是質地卻天差地別,再加上之前的戰斗,盾牌的承受能力幾乎已經到達極限了。

    而且大飛有心算無心,全力以赴之下,白銀戰士直接就和他的盾牌一樣,被劈成了兩半。說實話,大飛也沒有想到自己含怒一擊竟然會取得如此的效果,他的本意不過就是想要將白銀戰士震成重傷,讓其失去戰斗力。

    他雖然不將白銀戰士的實力看在眼里,但是不得不說,白銀戰士的防御還是不錯的,而且關鍵時刻誰也難保他不會給自己來點兒意外。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好虎難架群狼,少一個人就少一分風險。

    緊隨大飛身后的矮個子和黝黑壯漢也愣了一下,他們以為白銀戰士怎么說也應該能抗住一下,為他們爭取到幾秒鐘的時間,哪怕只是一秒鐘也好,結果沒想到白銀戰士太不爭氣了,連一秒鐘都沒有爭取到就被連人帶盾牌都給劈成兩半了。

    兩個人心中都有些發憷,這大飛的實力實在是有些太過于恐怖了吧?他們哪里知道,這一切不過都是機緣巧合罷了,如果由他們來發動這一次攻擊,即便不如大飛來的兇猛,也相差不會太遠。

    大飛雖然詫異這個結果,但是并沒有放松,而是急速前沖,趁著后面兩個人愣神的功夫,拉開了與兩個人之間的距離,然后轉身,重新面對著兩個人。

    白銀戰士的死非但沒有給矮個子和黝黑壯漢兩個人創造機會,反而給了大飛一個沖出包圍圈的機會。

    “大飛,沒想到你竟然還有這么強的斗氣,不過我不相信,使用了秘技的你,還能強撐多久,等你氣息紊亂,斗氣衰竭的時候,就是你的死期!”矮個子停下腳步,冷笑著看著大飛。

    矮個子停止進攻了,黝黑壯漢自然也不會主動出擊,也跟著停下了腳步,兩個人成犄角之勢,防備著大飛的反擊。

    只要大飛對其中任何一個人出手,另一個人就會毫不猶豫的對大飛出手,被兩名黃金戰士夾擊的感覺可不好受,更何況大飛此時已經開始感覺到身體開始乏力,之前強化技能的副作用已經開始逐漸體現出來了。

    幸好大飛當時是提前停止了強化技能,否則真的等到強化技能自主結束的話,他哪里還有和兩名黃金戰士戰斗的資本。

    “矮子,你不是準備就這么和我大眼兒瞪小眼兒吧?”大飛不屑的看著矮個子,語氣充滿了鄙夷。

    “我跟你說過無數次了,不要叫我矮子,要叫我竹上樹君。”矮個子暴怒的吼道,很明顯大飛已經不止一次叫他矮子了,而他對矮子這個稱呼顯然十分在意。

    李振邦聽到矮個子的名字,一時之間沒有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豬上樹?這名字有點意思!”

    “什么豬上樹,是竹上樹!”矮個子不滿的沖著李振邦叫道。

    “哼!等你活下來再說吧!”李振邦沖著矮個子冷哼了一聲。

    竹上樹身上的汗毛乍起,心臟仿佛漏跳了半拍似的,他突然感覺到了一絲危機,急忙轉頭,卻發現大飛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你……啊!”竹上樹僅僅來得及說了句你,就啊的慘叫了一聲,他握著日魔刀的右臂已經被大飛的金環刀砍斷了,如果不是他反應快一點兒,側開了身體,恐怕斷掉的就不是胳膊那么簡單了。

    竹上樹的付出并不是沒有收獲,因為黝黑壯漢甩出去的神風錘只是稍微晚了一步,直接擊中了大飛的左肩膀。

    黝黑大漢瞄準的是大飛的后心,不過大飛終究還是抓住了時機躲避開了要害。

    大飛雖然躲過了要害,但斗氣已經接近枯竭,而且左臂已經幾乎無法動彈。

    竹上樹雖然斷掉了常用的右臂,但是并沒有完全失去戰斗力,而且還有一個沒有受傷的黝黑壯年在一旁虎視眈眈。

    “大飛,嘿嘿,你今天在劫難逃了,接受命運的審判吧!”竹上樹面容猙獰,左手捂住右肩膀,鮮血汩汩而出,將衣服染成血紅。
腾讯5分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