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終極特種兵 > 第九百一十三章發揮作用

第九百一十三章發揮作用

    劉寶立馬瞪了他們兩眼,然后撇嘴的時候更是一陣搖頭,抓著腦門。

    此刻的他更是腦海中一片混亂,甚至對這間的事情已經是迷茫了。

    這問題能咋辦,對他來講已經是毫無意義。

    最后劉寶身體一口氣,然后走到門口悄悄向前靠去,并且側著身子,看到了這個門縫里面的具體情況之后,心已經是涼了半截。

    怪自己疏忽大意的,當初就應該是詢問一下到底是合同情況,估計肯定是和衛天則所說的,要工資有直接性聯系。

    衛天則算是脫離了生命危險,但是他肯定沒有個半個月無法下床走路,躺在床上正掛著呼吸機呢?

    尤其看到對方這青一塊紫一塊的臉色,劉寶更是覺得有點不滿。

    劉寶冷冷嘲諷道:“媽的,你們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居然敢弄我兄弟行啊,我就讓你們這些人懷疑人生,懷疑你媽把你送到這個世上。”

    小玉雖然臉已經是半邊紅腫,被打的一片臃腫。

    但他依舊不愿離開,一直靜靜的守在這衛天則的病床前,并且看到對方的時候一直眼淚水巴拉巴拉往下丟。

    覺得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而且都是因為他才給衛天則帶來這么多麻煩,甚至一度會認為是不是自己是個掃把。

    自從衛天則跟他認識交往之后,就沒少出現麻煩,整天就是惹來了這一連串的危機。

    現在光想想他心里面就莫名的不是滋味,真的很想上去幫忙,然后好好的照顧對方,可是最終他還是不知道該如何幫助。

    也就是在這關鍵時刻,兩人就這樣靜悄悄的,一直靜靜看著對方,甚至感覺周邊似乎時間都已經靜止。

    劉寶也來到跟前,然后看到對方之后,輕輕的拉攏一下身子。

    并且又對他小聲的一陣安撫道:“因為別哭了,過去的事情咱們就過去,不過這事了我會來給你解決的,要不咱們還得先在旁邊呆著,你這個情況下也必須要先就醫才對!”

    連小玉自己都身子骨撐不住了,怎么還能在旁邊照顧衛天則呢?

    之前劉寶對小玉確實有意見,尤其是他之前誤會自己的那一事情,劉寶始終過不去這道坎。

    通過這兩天的接觸以及今天的這一場危機,看到小玉哭得這么傷心,劉寶知道他對衛天則是發自于內心的。

    明白他們倆人之間是真情的自然流露,所以自然而然在心中已經是滿滿的感激。

    這么一種感動,讓他心中自由的感慨,佩服。

    調整了大致的狀態之后,劉寶就恢復了心情,然后就輕輕的再次安慰了他兩句。

    對方抹干了眼眶的淚,然后不再繼續哆嗦。

    “大哥,你說我是不是掃把星,我和衛天則是不是不應該在一起啊?我難道只會給他找麻煩……”小玉抬頭看到劉寶,然后開始詢問兩句,看到他的眼簾中更是流露出一副迷茫。

    他現在有點忐忑了,之前以為和衛天則在一起能夠有極為強烈的安全感,讓人在一塊特別溫馨踏實。

    不過現在看來未必如此,反倒覺得腦海中更是一片亂糟糟的。

    甚至他在心中一度懷疑自己是否需要盡快的解決這個難題,然后把這些問題全部擺開掉。

    劉寶一陣哈哈笑了,然后對他安撫兩句道:“行了,哪有你想的這么復雜呀,反正就是一件小事,放心吧,一切都會過去的,只要能夠想開了,所有的都會煙消云散!”

    簡單的安慰勸說兩句后,對方也就嗯了一聲,然后點點頭,不再繼續哆嗦。

    劉寶小心的攙扶著小玉到旁邊的病房里入住下來,然后又給他辦理了入住手續。

    切換完之后,劉寶更是冷靜放平了心態,然后跟他調整心思。

    “先告訴我到底咋回事,你們兩個人到底為何會鬧成成這個樣子!”劉寶有意無意的開始詢問,就是想要能夠細細的通過這種方式了解情況。

    對方抬頭之后,一番嘆息道:“你可能有所不知,我們兩個人本來是要去要工資的,可沒成想的老板……”

    很快小玉便把這事情里面的來龍去脈簡單的一番概述,而且還手舞足蹈一陣比劃。

    劉寶更是已經大致的聽得出來他這話中的意思。

    從他交談的言語中,劉寶能夠猜測,估計是遇到了麻煩,而且這里面肯定是不少的危機。

    關鍵是這里面肯定還有人在故意的操作,然后演化推動這一切,不然的話怎么可能會鬧這么大的事情。

    冷靜下來后,劉寶再次問道:“那你知不知道背后到底是誰在操縱一下背后還是……”

    ……

    “好了,這個事交給我了,說了就行,你就安心的在醫院里面躺著,剩下的事情我一個人來解決一切妥妥的,你就安心的照顧自己吧。”簡單的聊完之后,劉寶就簡單對他安撫了兩句,然后隨即便穿著外套,準備直接出門。

    小玉子立馬站了起來,抓住劉寶的衣服道:“大哥你一定要小心啊,他們他們的手里面有錢!”

    對小玉這種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小姑娘,自然而然是不敢想象他們這小平頭哥一群人到底是什么可怕存在。

    固然知道劉寶衛天則兩人都特別能打,但是面對他們手底下的這些武器肯定有所忌憚。

    劉寶卻咧嘴一笑,嗯了一聲沒有多說。

    一把槍就像燒火棍一樣,有啥用?

    對劉寶來講,還沒有一個搟面杖來的直接。

    對對他的提醒劉寶并未放在心上,而是已經加快腳步轉成即刻向外面的方向盤,必須要立刻馬上趕到,然后教訓他們一群人。

    等來到門口走廊做劉茵茵寶立刻迎了過去,看到劉寶這衣服臉色慘白的樣,他就知道對方肯定是要去尋找。

    兩個姑娘不約而同,其他說他剛好站在了對方正前方,堵住了他去處。

    “你們干嘛呢?”劉茵茵藍雪兒盯著劉寶看,然后直接反問一句詢問了解情況。

    劉寶一陣呵呵的笑了說道:“沒啥事就得需要過去看看,然后了解一下具體情況,今天我必須要去琢磨琢磨!你們倆就安心的待在醫院里面,然后照顧這個小姑娘就好,她是個可憐的姑娘,我先去去就回!”

    劉寶說完便轉身直接準備離開了,根本沒有在此地刻意逗留。

    劉茵茵藍雪兒看到劉寶已經離去的背影,不由得一番搖頭嘆息。

    劉寶喜歡用自己的方式解決這個問題,他們作為女人只能夠在旁邊默默的支持,雖然心中依舊很擔心,對劉寶每次出去行動依舊是牽腸掛肚。

    但這些想法和情緒,他們都是一直藏在心中,不敢刻意的表現出來。

    他們都知道,一旦表現科技的展現出來的話,就可能會成為劉寶心中的執念,就會成為他一直困惑猶豫的對象。

    劉寶已經走了,而且是快不如飛,很快就已經消失在他們眼前。

    很小的直接前往KTV尋找小平頭和那個陳公子,可才剛才那個樓下發現自己的奧拓居然被人給砸了。

    瞬間功夫劉寶就感覺到納悶了,自己到底是招誰惹誰了,短短兩天的時間,一個小奧拓居然被人家砸了兩。

    這剛好一旁還有一輛我保時捷,旁邊站著一個小姑娘,也就十八九歲的樣子,穿著一只馬甲,而且戴著個墨鏡,一副十分牛逼的社會女姐大的樣子。

    看到了對方的打扮以及這所處的位置,劉寶就立刻明白。

    “tnnd,你干嘛呢?你是不是存心在找麻煩?這好多人怎么就把我的車子砸成這個樣子了,我都招你惹你了還是咋地了!”劉寶不服氣,立馬上去和對方理論,甚至直接拍了拍他這一輛保時捷車輛。

    做事簡直就是不可理喻,太過分了。

    這小太妹聽到劉寶的話,最后反倒是立刻撇著嘴,并且余光看的時候,更是露出了那一抹無所謂的樣子。

    “呵呵,誰讓你剛剛抄我的車了,誰讓你剛剛擋住我的路,就是活該就是不知死活!”對方一陣哼哼,然后雙手環抱的時候更是把頭扭開了,不愿意跟他廢話半句。

    對,此刻這種情況對他來講完全沒必要去浪費時間,自然而然也就不再繼續多談。

    劉寶是拿他們這些富家女士一點辦法都沒有,自然而然明白,他們平時做事情肯定是不經大腦思考。

    剛看到自己的路已經被堵了,劉寶立馬就上去,然后直接霸道的將他的這保時捷的車門給掰開了,并且一把又抓住了這女人的肩膀。

    劉寶這個沖動粗魯的動作,立馬讓這個保時捷女有點詫異。

    不知道對方到底是怎回事,怎么會突然之間鬧騰成這個樣,于是便想要去叫人并且大聲問道:“你干嘛趕緊松開,松開你到底想干嘛!”

    “臭女人還干嘛?我今天就教你做!”劉寶連續冷哼兩聲,然后滿臉的嘲諷。
腾讯5分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