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我的兵王女友 > 第九百三十四章基因藥物

第九百三十四章基因藥物

    “你們一定搞錯了,他是好人,特別有責任心!”王娟娟根本聽不進去張林北的勸阻,甚至還在連連搖頭。

    說到最后更夸張,直接咬緊了牙根,并且還死死的和這些人盯了一眼。

    這話一說張林北就徹底無語了,感覺到這女人是不是個白癡。

    都到啥時候了,事實已經擺放在眼前,整天還在這里繼續瞎忽悠,感覺就像是在做白日夢。

    我竟然要是好人的話,估計全天下根本就沒啥壞蛋了。

    關鍵是他被女人還不愿繼續哆嗦,張林北轉頭看了一旁阿龍之后和他點點頭。

    裝立馬就明白了,大哥的意思想都沒想,就立即提了一下衣袖,然后摩拳擦掌向前面的方向走,既然這個女人不愿多說的話,他們也只能夠使用自己的手段。

    張林北拿出自己手里的幾根銀針,并且輕輕地扎實在對方身上。

    “你這臭女人,那你就不吃吃罰酒,現在跟你聊你可就是不聽,那就只能夠先給你一點顏色看看。”

    然后自己手中三根銀針刷刷刷,全部已經脫手了之后剛好扎在了對方的皮膚。

    認真出手特別迅速,很快就已經落在了對方的肩膀中,然后封鎖在了他的各個穴位。

    而且又在關鍵時刻,剛好已經觸碰到了在一起,對方整個人明顯一愣,接著看到這個女人已經倒在地上,手腳一陣抽搐,口吐白沫,甚至感覺已經雙眼上。

    已經看到了這女人倒在地上那一副痛苦的樣子,甚至還用著顫抖的手臂想要去抓張林北,可能她現在已經沒得力氣了,因為張林北就該眼前,但她卻抓不到。

    阿龍看到了這些特殊的變化之后,感覺到已經是眼花繚亂,最終還情不自禁對張林北豎起的大拇指拐拐了得真的太講究。

    “大哥你這也太強悍太牛逼了吧,到底是怎么做的?我感覺你真的是已經講究到了一個新的機制。”對方立馬雙手亮相而說,并且對張林北也是連聲的一番感慨,可以說已經是發自于內心的佩服。

    張林北的這一番操作以及玩弄確實已經帥到了極致,讓他都已經佩服的五體投地,感覺到這才是真正的講究,這才是真正的神。

    張林北在一旁翻到這哈哈一笑,然后不以為然的揮了揮手,沒有把這事放在心上。

    小問題的本身就是個小事了,也就是自己的異常正常操作。

    哪里會像這些小弟說的這么的夸張,本身就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一件事。

    稍等一下狀態后,張林北就長期一口氣并且回歸所說道:“行了,別廢話,咱們還得先看看他到底能夠忍多長時間嘛,必須要先在旁邊安靜下來!”

    對王娟娟來說,她現在身上就感覺到有好多的螞蟻在來回的攀爬,甚至還在一口一口的咬她的皮膚。

    這些螞蟻足夠能夠讓對方喝一壺的時候,就是要用這樣的方式,能夠讓他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和問題,然后才能夠乖乖的聽話。

    娟娟在用顫抖的聲音對張林北苦苦的哀求。

    他在說話的時候,聲音都已經開始,樂隊有抖動感,而且整個的臉都已經慘白,到了一片,甚至騰出手機的時候想想去抓張林北,可是一句就沒有這個機會。

    張林北沒有絲毫躲避,就站在他的跟前就看著對方,并且還開著口笑道:“你說這一切真的知道嗎?何必呢,為何不要去硬撐著不放的,乖乖的告訴我這事情不就好了嗎?其實我只想知道,真想我直接把對方給調查出來,然后讓他繩之以法,你只要是配合我一切,咱們就可以大功告成!”

    最后一個劑量的藥物已經被專門給使用了,所以張林北必須要拿出樣本,然后用這個樣本繼續的研發里面的藥物的真實秘密。

    這也是為何張林北大費周折,然后非要從這個女人的口中審問出信息的原因之間,因為對方覺得這個事情這個行動的關鍵。

    可偏偏這個女人就是不停,而且還一直不停的覺得妖精的牙根似乎有一種寧死不屈的樣子。

    “不可能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是絕對不會向你投降的,我都絕對不會認輸的,哈哈,你死都別想拿出這個東西,我一定會堅持到最后一刻。”女兒已經病入膏肓了,然后放生一陣哈哈狂笑起來。

    尤其是抬頭看到張林北之后,更是已經看出他的一副自信得意的樣子了。

    他認為自己只要能夠硬撐到最后一刻,那么到時候張林北這邊肯定會乖乖服軟,到那時沒有任何人能夠拿他怎樣,也就只能夠看到他一個人暗中操作。

    張林北在心中一頓臭罵tnnd,這也真的是臭不要臉嗎?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居然還用這種廢話,有臉跟自己多說。

    這樣的女人就是欠罵就是欠揍,張林北已經開始在心中琢磨了,到時候是用何種方式,必須要給她掌握技巧,必須要好好的給她上一個。

    等冷靜下來后,張林北就翹著二郎腿坐在他的對面,然后悠閑的品著葡萄,而且阿龍也在跟前抓了抓頭。

    “大哥咱還要等多久?他會不會死呀?到時候要是萬一死掉了,咱們可就沒信息了!”阿龍走到張林北跟前抓他頭發長后詢問一句。

    這次他們現在手里面唯一的一張王牌,要是對方真的死了命喪黃泉,到時候他們所有的努力可就真的白費了,到時候就會直接再次恢復到原來起點。

    張林北搖了搖頭說道:“放心絕對不會的,這個女人一定會乖乖的聽話,而且他一定會按照我的游戲規則來的,必須要聽從我的安排,哈哈哈!”

    說道最后張林北的眼睛已經瞇縫成了一條線,并且向前方眺望過去的時候,臉上更是露出了一抹淡然神似。

    光說這話,就已經足以能看得出來他此刻的心中的一抹淡定以及自信。

    阿龍也不再多說,也是在旁邊乖乖的聽著,然后兩個人就這樣一直靜靜的等著,然后聽從對方在此安排。

    這女人果真沒讓我張林北失望,她最終還是沒有忍住這一種痛苦的折磨。

    然后沒出十分鐘,他就已經開始連連點頭,然后顫巍巍的手指頭,不遠處的保險柜的位置,而且還用手指出了幾個數字。

    張林北立馬給阿龍一個眼神,對方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就立刻跑到這個跑眼柜的跟前,按照對方所給的這個手指的提示根據可能是因為一個密碼。

    上面有一個羅盤旋轉,按照這個密碼之后轉了幾個圈登記,聽到了咔嚓一聲,然后那個保險柜真的已經緩緩被打。

    “大哥我們成功了,真的找到了,哇塞,真的好神奇啊,沒想到居然能夠找到這么多,真的太漂亮了,。”看到了這么多的神奇藥物之后,他忍不住的一陣驚呼,甚至還在連連的感慨起來,情不自禁已經豎起了大拇指夸贊。

    這對他們來講絕對是加大力道,而且是一個突飛猛進的變化,太漂亮了。

    張林北也高興壞了,已經把這個藍色妖姬拿到了手中,大致一看從外表上根本看不出來什么特殊的地方,這東西必須要回去,然后用相關的藥物或者說儀器進行分解,把里面的相關的容量以及它所含的一些東西全部都給摸清楚,只有這樣才能夠真正得知里面的具體配置。

    “行,現在時間不多了,必須要想辦法,必須要考慮清楚,弄明白里面到底是什么玩意!”王緊緊握住手里這個藍色妖姬,并且最終一次次的自言自語的嘀咕,同時已經看到他此刻的神色更是嚴肅。

    足以能夠看得出他此刻的真心,我決然的樣子,已經把這事當成了自己現在頭號處理的關鍵。

    張林北上前去把手里面的其中一個藥物塞到了這個女子里的嘴中。

    “你放心,我一定要不會讓你死的,你一定會好好的活下去,不過你也不要高興的太早了,因為你要是再跟我作對的話,到時候還得死路一點。”把這個藥物喂到對方的嘴里之后,張林北就拿著自己手里的藍色藥瓶,然后帶著阿龍已經離開了。

    “大哥,我還是覺得有點夸張,就光憑這樣一個藥瓶真的能夠讓對方的基因得到改造,真的能夠像你所說的這么夸張?”阿龍一邊說著抓著他頭發,然后看到他整個人臉上露出了一副迷茫的樣子。

    他覺得這確實不太至于,畢竟這一個東西看上去也沒有什么突兀的變化呀,要是真的要拿出真本領的話,也太過夸張。

    張林北抬頭向前端的位置看了過去之后,自言自語感嘆道:“這個問題太深奧了,我到現在也不能夠給你一個答案,不過咱們現在既然已經有了這個藍色妖姬,那么就只能夠拿自己的實驗以及結果來去證明一下,現在說再多已經毫無意義,這樣一定得走吧,咱們的時間不多了!”
腾讯5分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