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天才校醫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身份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身份

    “你回去之后,用溫熱藥水泡澡,之后再睡吧!” 想到了悅兒的身體,秦路還是囑咐了一句,想了想,給悅兒寫了一個藥方。

    “謝謝你了,其實,我叫……”悅兒猶豫了一下,想到以后還會和秦路打交道,沒有必要隱瞞了,“我叫上官憐悅,你也可以像之前一樣繼續叫我悅兒,我爺爺是島主,所以你的事情,我應該是能夠幫到的,你放心好了。”

    “好。”秦路只是淡淡一笑,“不送了,下次見面再說了。”

    秦路心里早猜測這個女人身份不一般,所以知道了她的真實身份,也不覺得奇怪的。能讓一個長老級別的如此客氣,是島主的孫女才是正常的。

    之前,悅兒認識的人都千方百計地討好她,現在秦路不討好不刻意保持距離,即使知道她的身份也沒有任何的變化,這反而讓上官憐悅對秦路印象不錯,覺得這是一個可以交的朋友 。

    上官憐悅出去,猜得到妙妙的心思:“你放心,我以后會帶著你來找他的,你何必這個樣子呢?”

    上官憐悅剛飛了一會,就見到了云長老。

    “你這是要押著我回去嗎?”想到了剛才的事情,上官憐悅就有氣,她和妙妙的關系這么好,都是因為云長老,才開始有了變故的啊。

    “大小姐,你以后可不能亂跑,你爺爺這一次真的很擔心你,差一點就讓所有人一起找你了。”云長老只能轉移話題,提醒上官憐悅了,“這種事情,若是再有一次,真的很難想象了。若是碰上了什么不懷好意的人,后果更是不堪設想了。”

    “飛的太快了,風好大啊,我聽不到。你能不能說話大聲一些。”悅兒大聲說話,故意裝作不懂。

    “哎,反正你只需要知道你家里人還在等著你……”云長老無奈地嘆了口氣。

    “你們不會說我在房間睡覺嗎?又不是第一次了,這有什么好說的,怎么能夠讓他老人家擔心呢?”這回,悅兒是不裝了。

    “這一次,我們都覺得怪怪的,而且有人說了看到你是被人給拉走的, 他老人家親自去找你,我又能有什么辦法?”云長老一臉嚴肅道,“你不能不理解你爺爺的心思了。”

    “好吧,你記得幫我說話啊。”悅兒回過神,也沒有再和云長老發脾氣了。

    半個小時之后,云長老帶著悅兒到了一座巨大的宅院里。這宅院的牌匾上有兩個字上官。

    這兩個字像是出自一代書法大家的。

    大廳。一個穿著樸素的老人正不停地走著,嘴里念念有詞:“怎么這么久了,都沒有消息,是不是因為我,才出事了,如果我公開說是她出事,會不會更有危險,誰能告訴我,我到底該怎么做。要是她出事了,我怎么對得起……”

    這個老人,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正是島主上官卸。他摸了摸懷中的令牌,就要發出去,讓所有人一起尋找了。

    突然,他感覺到了靈氣波動,便下意識地看向了門口,果然見到了人了,激動地迎了出來:“悅兒,你怎么樣了,有沒有事情。”

    “島主,你大可以放心 ,悅兒沒有事情的,她很好的。”云長老給上官卸鞠躬行禮。

    “爺爺,你就放心好了,有云叔叔這么厲害的高手找我,我會有事情?”上官憐悅立刻拉著上官卸的手,開始撒嬌了。

    這樣的方式,可以說是屢試不爽了。

    不過這一次上官卸卻是不一樣了,他板著一張臉,道:“悅兒,你怎么能夠到處亂跑呢?你要知道,有多少人在關心你。”

    “爺爺,你放心了,以后都不可能有了這種事情了,我知道該怎么做的。”上官憐悅把頭靠在了上官卸的肩膀上,“哎呀,不說了,這么晚了,爺爺你也去休息吧。”

    “那么你和我說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前,上官卸想過要怎么處罰上官悅,但是看到對方沒有事之后,竟然又不忍心了。

    堂堂的島主,也只有在面對這個少女的時候才會如此了。

    “爺爺,其實我就是去和朋友玩而已,只不過忘記時間了,我呢,之后又找妙妙了,就是這么簡單, 爺爺我和你保證,以后不會這樣子了。”上官悅兒對著云長老眨眨眼

    “嗯,是這么一回事。”云長老點了點頭道,畢竟悅兒也沒有什么事情,剩下的,他也只能單獨和島主說了。

    “好了,你下去吧,不過以后可不能隨便亂出去了。而且你的身體,也需要小心,以后出去,多帶著幾個仆人 ,明白嗎?”上官卸擺了擺手。

    “真的嗎?爺爺?”悅兒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這也太簡單了吧,之前云長老還說的那么嚴重呢,“哈哈,我知道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要交代的?之前是騙我了?是不是,悅兒,你可從來不會欺騙爺爺的。”上官卸目光如電。

    “沒有,怎么會騙您呢?”悅兒趕緊走了,卻沒有真的回去睡覺了,而是躲在了外面偷聽,她總覺得爺爺并沒有這么輕易相信。

    二人都是靈犀島上有名的高手,一個女孩躲在了外面,又怎么會不知情呢?

    二人對視了一眼 ,故意說島上的日常事物。看似在討論很重要的問題,其實說的都是無關緊要的東西。他們這樣,只是為了讓悅兒厭煩了而已。

    “看來爺爺真的是相信了我的話 ,他沒有多想就好了,反正我能徹底好了,以后爺爺就不需要經常為了我而擔心了。”悅兒聽了一會,覺得這些東西沒有意思了,就邁著輕盈的腳步離開了。

    “三兒,坐下吧。”上官卸坐下來。他已經知道悅兒離開了。

    云長老說了一聲是,這才在上官卸的對面坐下來,再給上官卸和自己各倒了一杯茶:“這一次,她確實沒有任何損傷,而且您有沒有察覺,她的身體反而是更好了一些了。”

    “她剛才到底去哪里了?真的像是她說的那么簡單嗎?如果是這樣,她的身體,又怎么有了這樣的變化。”上官卸拿起杯子,說完了才喝了一小口。
腾讯5分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