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天才校醫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賠了夫人又折兵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賠了夫人又折兵

    “你是說你會在我的旁邊看著,我還要脫衣服進去?”鬼兔兒試探道:“我進去之后,你再轉身好了。”

    “轉身了,就沒有那樣的效果了!”秦路苦笑道。

    “嗯,我們還要去傾城山,還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就這樣吧。”鬼兔兒紅著臉說道,之前的痛苦,她可不想再承受一次。再則,不知道是不是和妹妹有特殊的感應,她對秦路,真的是一點討厭的感覺都沒有。哪怕是之前秦路將外套給她披上的時候,都沒有!

    秦路寫了一個藥方,交給了鬼千愁。而他,則是給鬼兔兒按摩。鬼兔兒還是穿著衣服的,這樣會讓她不那么為難。以秦路的實力,自然也不需要那樣了才能處理好。

    半個小時之后,這房間里的木桶已經準備好了。上面還有花瓣。這樣一來,可以減少雙方之間的尷尬。

    秦路轉過身。

    鬼兔兒心里一熱,還是秦路想的周到啊,這樣就等于不怎么被看到了,也就不用尷尬了。

    鬼兔兒動作還是很慢呼吸很快。

    秦路聽到這聲音 ,不能一點感覺都沒有

    幾分鐘之后,鬼兔兒才做好了這一切,躺在了木桶之中,香肩露出。她閉著眼睛,道可以了。

    閉著眼睛,鬼兔兒就不用害羞了。

    秦路就沒有這么輕松了,他又不能閉眼。

    鬼兔兒這模樣,更有一番誘惑力。

    半個小時之后,秦路停止了動作,道:“你可以出來了,休息半天,我先出去了。”

    嗯。鬼兔兒才反應過來,剛才一旁有人,自己竟然都沒有多想啊。甚至可以說幾乎忘記了存在,這得是多大的信任啊。不過回想起來,剛才秦路幫忙調藥,都沒有碰到她,可見是一個正人君子。否則就是碰到了,說不小心,她只怕也不會說什么的,這個木桶不大,這本身是難以避免的,可秦路卻這么照顧她。一瞬間,鬼兔兒對秦路的印象又好了幾分了。

    她哪里知道,秦路之前,可是很糾結的。甚至因為要抗衡那種古怪念頭,而留下了不少的汗水了。

    這一夜,為了讓眾人不懷疑,秦路和鬼兔兒在一個房間。

    “那個,你睡床吧,我在地上,隨便睡一睡就行了,我以前在外很多,這都很正常的!”秦路很紳士地說道

    “那個,秦路,這里……”鬼兔兒拍了拍一旁的位置!

    嗯?秦路欲哭無淚,鬼兔兒和嫣然一模一樣,又有過之前的旖旎,秦路可不能做到心靜的!

    “我啊,就是想聽聽你和嫣然的事情。”鬼兔兒睜大眼睛,一臉期待道。

    “好吧。”聽到嫣然二字,這才記得嫣然還在魔冰洞中躺著,自己能想別的嗎?秦路乖乖地躺在了鬼兔兒的身旁。

    鬼兔兒真的是一個很好的聽眾。

    秦路也不隱瞞,甚至說到小伙計的事情,差不多說到了現在了,鬼兔兒才睡著了。

    翌日早晨,秦路和鬼兔兒離開了留香門,趕往了傾城山。

    傾城山在以東三十里的地方。

    “到了傾城山,又如何?”不久之后,秦路帶著鬼兔兒落下。

    “你看看那里。”鬼兔兒指著遠處的一口泉水,這泉水是她很需要的,依靠身體就能夠感應到位置。

    “只要去喝了泉水,就能夠成功嗎?”秦路疑惑,這也太簡單了吧,若是這樣,還用的著自己嗎,鬼千愁早帶著鬼兔兒來了,不就可以了嗎?

    “過去才知道,現在還不好說呢!”鬼兔兒警惕地看著四周,一副疑神疑鬼的模樣。

    二人靠近。

    突然,一個男子從高處飛下來,這個男子竟然有一雙翅膀!

    “你們來這里做什么?”男子厲聲道。

    “喝口水,就走了。”鬼兔兒弱弱道,“可以嗎,我們沒有惡意的!”

    “你這翅膀,怕是被一種蚊子咬過吧。”秦路從靈珠空間之中拿出平日煉制的丹藥,扔給了男子,“服用了這個,我保證你日后打雷的時候也不會疼痛了。”

    “哦,你會有這么好心?”男子打量著秦路。

    “就當是交換,可以吧。”秦路并不是那種霸道的人,更何況這東西并不是自己的。

    “你說可以就可以,我豈不是很丟人了?”那男子不以為然 ,煽動翅膀,朝著秦路撲過來。他的手指突然變長。

    幽冥爪。

    男子的手指發出一道綠光,如同閃電劈向了秦路!

    秦路不躲不閃,直接硬接了。

    “哈哈,你死定了。”男子冷笑。

    “我已經夠給你面子了。”秦路輕松道。

    “你沒有事情就好了。”鬼兔兒一臉佩服地看著秦路,也只有秦路,才能在這樣的攻擊之下, 依舊是很輕松吧。傳言之中,這個有翅膀的男子可是金丹末期大圓滿的實力!

    “好吧,換一個條件,這個女的要喝了泉水,就讓她嫁給我,永遠留在了這里!”哪知道這個人竟然還不知道錯。

    “別理他。”秦路拉著鬼兔兒過去。

    “嗚嗚嗚,我的泉水啊,被人給喝了。”那男子坐在地上,放聲大哭了。

    鬼兔兒回過頭道:“喝了你的泉水,我們也會給你好處的,你怎么這個樣子啊。不然你說,你需要什么?”

    鬼兔兒補充了一句,道:“除了我,別的都可以商量的。”

    “可是我就是只想要你啊。”那個人哭得更加厲害了。

    鬼兔兒氣得臉色發白,不再理會,蹲下來,就要喝水。

    “別喝了。”秦路突然拉著鬼兔兒起來,然后走到了那個男子的身旁。

    “秦路,他都哭了,就別對付他了吧。”鬼兔兒頓了頓,對著那個男子和顏悅色的,“這泉水,少了一口,對你來說,也不是什么損失啊,你何必這個樣子呢?”

    秦路伸手,抓住了那男子的后背,催動靈氣,讓靈氣有規律地在這個人的后背晃動。

    “哈哈哈。”那男子笑了起來。

    秦路帶著鬼兔兒飛過去 ,這一次,讓鬼兔兒喝水了。

    鬼兔兒喝了一口。在這一瞬間,她的身上的血管變成了紅色,同時頭頂上發出了淡藍色的光暈。

    “真的成功了。”秦路大喜道。

    十多分鐘之后,鬼兔兒才恢復了原樣。她試著催動了靈氣,已經確定自己好了。

    “哎,你剛才為什么要讓他笑啊。”鬼兔兒問秦路。

    “他哭了的時候,能夠影響到泉水!你喝了,就會有了不一樣的結果。”秦路解釋道。

    “你連這個都看的出來,你到底是什么人呢?”男子驚訝地看著秦路。

    “我是什么人重要嗎,反正你也不認識,那丹藥,對你真的有好處。”秦路帶著鬼兔兒飛走。

    原來,他的情緒都能影響到泉水,難怪很多人都說想喝到這里的泉水不容易,可誰能想到是這個原因呢?

    嗚嗚嗚。又是一陣哭聲傳來。

    秦路皺眉:“這個家伙,我已經給了好處了,那泉水少了一口,對他也沒有什么損失啊。”

    前方空中,突然有了三只大雕。竟然都是金丹末期大圓滿的實力。

    “哈哈,臭小子,你以為呢,這個地方的泉水要是這么好喝了,哪里還有人覺得困難呢?”之前的男子飛到了大雕的上方。

    秦路一臉凝重。若是他自己,和這幾只大雕戰斗,并不是什么難事,可是多了一個鬼兔兒,事情就沒有那么簡單了還是要飛走?

    鬼兔兒急了:“你別管我了,自己走吧。”

    “自己走,我秦路何時把女人給丟下了?”秦路心中一動,將殘存的黑火都推了過去。這黑火最大的作用是籠罩和麻痹。

    “什么鬼!”那男子嚇到了,可是退開的速度來不及了,若不是這黑火是衰弱的,他可不是嗆著而已了。

    秦路本是要離開的,可是卻看到黑氣之中,一顆巨大的紅點在閃耀著 !

    這是劉禪雕!

    劉禪雕在黑暗中尋找方向的時候,額頭上會開,會有一顆珍珠出來,這珍珠發著亮光。

    秦路知道這個,乃是因為這劉禪雕的珍珠是韓詠雪所需要的一味重要的藥,是很難用別的替代的。

    秦路將鬼兔兒放在了樹上,接著快速地飛了過去,趁著劉禪雕還沒有注意的時候,硬生生將這珍珠給拔了出來。

    這劉禪雕大怒,可它攻擊的時候,秦路已經出了黑氣了。

    秦路和劍魂戰斗了,能在黑氣之中分辨方向。但是這劉禪雕就不一樣了。

    秦路很快帶著鬼兔兒走了。

    等這黑氣散開的時候,哪里還有人影?那男子看著劉禪雕還在流血的額頭,兩眼一花,摔了下去原來,這珍珠,也是他所需要的,本是等著找到突破契機的時候服用了,那個時候就能成功晉升為化神高手了!這是多年前離開的師父說的辦法!也是唯一的辦法。

    早知道那個人這么厲害,還不如讓他離開,也不會損失了這珍珠了。

    這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這一夜,秦路和鬼兔兒回到了鬼家,卻不通知人,而是直接去看了嫣然。

    鬼兔兒打開魔冰洞口,將嫣然給抱出來。她割開了手指,將血給放入了嫣然的口中。

    差不多給了有一碗血了,她才停止了。嫣然瞬間睜眼。

    “啊。”鬼兔兒當是見鬼了,嚇得癱坐在地上。

    “你怎么了?”秦路抓著鬼兔兒的傷口處,運了靈氣,幫鬼兔兒療傷。

    “秦路,你做什么呢?”嫣然竟然吃醋了。

    “她給你喂血了。”秦路提醒嫣然。

    嫣然摸了摸嘴角,確實是有血啊,便道:“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

    “你是我妹妹,我當然會對你好了!”鬼兔兒理所當然道。
腾讯5分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