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神圣羅馬帝國 > 第一百三十七章、戰地記者

第一百三十七章、戰地記者

    要瓜分波蘭,不僅僅只是普俄兩國達成協議就夠了,還需要獲得歐洲各國的認可,尤其是要取得法奧兩國的諒解。

    維也納宮

    外交大臣韋森貝格:“陛下,我們已經和普俄兩國達成了協議。他們公開支持我們統一德意志地區,換取我們在波蘭問題上的中立。”

    這不是空頭支票,但比空頭支票還要不靠譜。奧地利真要是統一德意志地區,反應最激烈的就是普俄兩國。

    在利益面前,這種口頭上的承諾沒有任何約束力,能不能兌現全靠大家的節操。

    弗朗茨不認為普俄兩國會兌現承諾,不要看他們打得你死我活,真要是奧地利動手統一德意志地區,兩國很快就會緩和矛盾。

    普俄的仇恨再深,能夠比得上英法么?原時空德二帝國崛起后,英法都可以放棄仇恨,現在普俄兩國同樣可以做到。

    歸根結底還是利益,奧地利統一德意志地區已經威脅到了他們的安全,尤其是對普魯士王國來說,政治上堪稱是致命打擊。

    這些年柏林政府有意淡化德意志大統一,鼓吹大普魯士思想,就是容克貴族們擔心被奧地利從內部攻破堡壘。

    奧地利兼并德意志聯邦帝國,勢必會刺激普魯士國內的德意志民族主義,這是柏林政府萬萬不能接受的。

    英法俄也差不多,都不想看到奧地利繼續壯大下去。統一了德意志地區,奧地利就是實質上的歐陸霸主,已經嚴重威脅到了他們的戰略安全。

    這一步踏出去,弗朗茨就算是把外交玩兒的登峰造極,也免不了被群毆的命運。

    一對一,奧地利不慫;以一敵二,要三思而后行;以一敵三,幾乎沒有勝算;以一敵四,干脆直接投降算了,找死都不待這樣的。

    普俄兩國顯然沒安好心,與其說是支持奧地利統一德意志地區,還不如說是誘使奧地利跳出來分擔國際壓力,分化英法奧三巨頭聯盟。

    弗朗茨點了點頭:“意料之中的事情,普俄兩國暗中交易,不就是為了提防我們插手么,先讓他們高興一會兒。英國人準備什么時候動手?”

    算人者人恒算之。大國外交本來就是今天你算計我,明天我算計你,大家各憑手段。國家之間只有利益,沒有善惡對錯。

    韋森貝格回答道:“準確時間還不能夠確定,英國人對我們不放心,一直到現在都對我們保密。

    大致時間在威廉一世登基前,想要逼迫普魯士王國讓步,就必須要在柏林政府的計劃完成前。”

    在交易、妥協方面,奧地利玩兒的是登峰造極。歐洲大陸目前的政治格局,都是維也納政府和各國交易、妥協出來的。

    要不然的話,俄國人拿不到君士坦丁堡,法國人也吞并不了意大利,就連普俄戰爭多半也不會爆發,波蘭王國更是沒有獨立的機會。

    英國人擔心是正常的,利益面前誰能夠不動心,誰也不能夠保證維也納政府不拿這次機會和法國人做交易。

    某種程度上來說,英奧的外交理念最接近,雙方都是以國際利益為核心。在遇到問題的時候,首先想的不是解決問題,而是想要實現國家利益最大化。

    沉思了片刻功夫后,弗朗茨做出了決定:“既然如此,那么就加強一下俄羅斯帝國的實力,免得普魯士做大給我們添麻煩。

    沙皇政府不是想要練兵么,成全他們好了。同意俄國人的增兵計劃,戰略物資我們提供。”

    國際政治牽一發而動全身,同樣玩起了平衡戰略,弗朗茨才知道英國人的不容易。

    光維持普俄平衡就已經很難搞了,而英國人玩兒的卻是歐陸平衡。這需要牽扯到的國家更多,需要考慮到的東西也更多,操作起來的難度不言而喻。

    難怪原時空會爆發世界大戰,天天在雞蛋上跳舞,總有失誤的時候。估計原時空的倫敦政府也很懵逼,法國人居然自己把自己折騰廢了。

    ……

    中東,費斯拉夫中將拿著望遠鏡,靜靜的看著人群向耶路撒冷北面匯聚而去。

    圍城的奧地利軍隊,對此視而不見,仿佛北邊被遺忘了。

    一名身材魁梧的青年軍官匯報道:“將軍,巡邏的哨兵在北面發現駱駝隊經過的印記,疑似昨天夜里有人向耶路撒冷運送了物資。”

    既然要巡邏隊故意放水,夜晚自然不需要派人去巡查了。這就給了敵人創造了機會,趁機搶運物資入城。

    費斯拉夫中將若無其事的說:“先不要驚動他們,派人暗中盯著,把奧斯曼帝國的暗子挖出來后再一網打盡。”

    停頓了一下,費斯拉夫又搖了搖頭:“算了,不要查了。貼出告示,從現在開始:凡是給奧斯曼帝國提供任何幫助的人,都將被按通敵罪處理。

    具體的不用說明,等記者們走了過后,我們再慢慢和他們算帳。”

    青年軍官欲言又止,最后還是沒有說出來。奧斯曼帝國在這里經營了幾百年,統治早已根深蒂固,就算是被奧地利軍隊摧毀了統治,也不是短時間就能清除影響力的。

    有人心向蘇丹政府,替守軍運送物資再正常不過了。不過這種偷偷摸摸的運送,每天能夠送多少?

    對城內的十幾萬人來說,這些東西完全是杯水車薪。況且,城外還有從四面八方趕來保衛圣地的熱心教眾,這些人也是需要吃飯的。

    費斯拉夫大概明白了維也納政府的意思,上面根本就不急著收復耶路撒冷。總參謀部還下令耶路撒冷未收復前,不得孤軍深入,就差明說讓他拖延時間慢慢打。

    這種情況下,當咸魚就好。戰爭要為政治服務,既然政治上需要拖延時間,那么就讓戰爭持續下去好了。

    要不然的話,現在他早就命令部隊越過耶路撒冷,向約旦地區進軍了。現在奧斯曼帝國在中東地區的部隊大都集中在耶路撒冷,根本擋不住奧地利軍隊的兵鋒。

    因為記者的關系,就連奧斯曼帝國地方上的勢力,費斯拉夫中將都沒有動手清理。

    明知道有人通敵,費斯拉夫都懶得派人去查。不是他消極怠工,而是根本就沒必要浪費精力。

    為了防止圣地沙漠化,維也納政府已經派出了地質、水文專家,對中東地區的水土、自然環境進行評估,全程還有記者跟隨記錄。

    目前收集到的資料非常不樂觀,中東地區土地開墾過度,水土流失嚴重、沙漠化嚴重,當地土地有必要進行全面休耕。

    按照專家們的說法,中東地區需要進行至少二十年以上的休耕,才能夠恢復當地的生態。

    這個問題已經在歐洲大陸鬧得沸沸揚揚,大家紛紛譴責奧斯曼人貪婪無度,不計后果的對大自然進行索取。

    如果不出意外,戰后的奧屬中東就會實施長達二十年的土地休耕計劃。二十年不得耕種,不得發展畜牧業,當地人肯定要離開。

    按照之前的慣例,這些人肯定是要遣返奧斯曼人回國。聽起來似乎很不錯,都可以平安回國了,實際上并不是那么簡單,蘇丹政府有能力安置這么多人么?

    尤其是對當地的既得利益者來說,土地、財產全部都是歸零了,需要一切從頭開始。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奧斯曼帝國階級早已固化,想要分蛋糕在不斷增加,蛋糕卻在不斷的縮水,未來的蘇丹政府肯定很熱鬧。

    現在能夠拿出錢糧支持耶路撒冷守軍的,不要想也是當地的豪門貴族,戰后遣返都淪為了破產的破落戶。

    這個心里落差,恐怕比殺了他們還難受。就算是內心強大,接受了現實,這些家伙那也是蘇丹政府的麻煩。既然如此,費斯拉夫何必要臟手呢?

    ……

    記者專屬營地內,戰地記者布拉德報怨道:“這該死的鬼天氣,簡直是要熱死人。要早知道這樣,我就不過來了。”

    布拉德是一名經驗豐富的戰地記者,幾乎哪里有戰爭,哪里就有他的身影。這次是接受倫敦日報的委托,他才過來的。

    當然,想來耶路撒冷朝圣也是一方面因素。然而計劃沒有變化,一路勢如破竹的奧地利軍隊在耶路撒冷城外止步了。

    停下來的原因是:戰場上槍炮無眼,擔心給打壞了圣地。

    這個解釋令人抓狂,但又是政治正確。耶路撒冷的獨特宗教地位,虔誠的信徒自然不能在這里放開手腳開打。

    中東地區的氣溫那是一個高,普通人根本就受不了。最近一段時間,奧地利軍隊非戰斗減員,都超過了兩位數。

    士兵們撐不住,隨軍的記者也好不到哪里去。奧地利軍隊可不養大爺,自然不可能專門制造冰塊給他們降溫。

    同住一頂帳篷的搭檔亨利開玩笑道:“現在離開也還來得及,奧地利每周都有運送物資的補給船過來,他們不會介意多帶你一個人。”

    布拉德臉色大變,戰地報道半途而廢可是非常丟臉的,這關系到他的職業操守。

    “滾!老子可不是臨陣退縮的人,你休想獨享報道這次戰爭的榮耀。這可是收復圣地,機會就這么一次,錯過了我非得后悔終身。”

    戰地記者也是要看履歷的,參與報道過的大戰越多,報道的新聞越有價值,在行業內的地位就越高。收復耶路撒冷這種特殊的戰爭,自然倍受重視。

    當然了,如果不是收復圣地,也不會出現數百名戰地記者云集,他們也不至于需要兩個人擠在一頂帳篷內。

    比如說:奧地利軍隊進攻科威特,除了國內的報社派出了記者外,歐洲各大報社都懶得派人去了。

    這類不重要的新聞,拿著奧地利官方公布的消息,或者是奧地利報紙刊登的消息,抄一抄修改一下換個視角,在報紙國際版塊上隨便一提就行了。

    只有耶路撒冷這種全民關注的戰役,才值得派人過來搜集第一手資料,進行藝術加工后大書特書。

    人多和人少的待遇是截然不同的,如果只有一兩個戰地記者,估計軍隊還會熱情接待。一下子跑來了幾百名戰地記者,換誰也會嫌棄。

    現在奧地利軍隊的一舉一動,都被這幫記者盯得死死的。如果不是顧及影響,費斯拉夫都要趕人了。

    所以這幫記者們的開銷,都由他們的身后的報社買單,奧地利軍隊只是提供一個安全的營地,和最基本的生活保障,簡單的說就是和士兵一個標準。

    想要更好的生活條件,自己想辦法解決。很不幸,這里是中東地區,因為戰爭的關系百業凋零、秩序混亂。不光是有錢花不出去,連出行都必須要小心,不能夠遠離軍營。

    有幾名膽大的同僚,跑出來采訪當地民眾,都被人家送去見了上帝,當然也有可能是見了***。

    除了一個幸運兒路過的奧地利巡邏隊救了回來,剩下的都變成了尸體,其中一個倒霉蛋被難民送上了燒烤架。

    經過這個教訓后,大家的都不敢亂跑了。現在奧地利軍隊圍城,連新聞都沒有了,大家也只能待在營地里消磨時光。

    亨利笑道:“開個玩笑,活躍一下氣氛,不要這么生氣布拉德。生活已經非常艱難了,我們要是沒有一顆樂觀的心,日子怎么過得下去呢?”

    布拉德點了點頭:“好吧,就算你說得對。現在的日子確實非常無聊,愿上帝保佑我們早日收復圣地。”

    亨利毫不猶豫的打擊道:“我覺得上帝保佑不怎么靠譜,要不然耶路撒冷也不會落到奧斯曼人手中。

    你應該去和奧地利人說,讓他們快點兒發起進攻,早日收復耶路撒冷,我們也可以快點兒回家。

    按照目前的情況,我估計今年圣誕節,就要在這里過了。不光是今年,沒準明年的圣誕節都會在這里過。”

    戰地記者在戰場上過圣誕節,也是非常正常的,誰也不能夠保證戰爭會在圣誕節前結束。

    只是這一次情況特殊,氣候惡劣也就算了。大家都是在外面混的,吃這點兒苦不在話下。

    麻煩的是奧地利軍隊圍而不攻,翻開歷史書這種圍城三五年的案例都有,以耶路撒冷的特殊地位,大家相信奧斯曼人肯定會提前做好了準備。

    布拉德的好心情瞬間沒了,翻了翻白眼:“廢話,奧地利人圍而不攻的借口是擔心打壞了圣地,我憑什么讓他們發起進攻?

    沿途的城市你又不是沒見過,奧地利軍隊真要是火力全開,就算是收復了耶路撒冷,那也是一片廢墟。這個責任誰能夠承擔?”
腾讯5分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