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一出場就無敵的主角 > 第四百二十一章 近在咫尺卻咫尺天涯

第四百二十一章 近在咫尺卻咫尺天涯

    “啪。”阿卡多一腳踩住了狼人上尉。

    沒想到尹智斌真的完成了,那酬勞的事情是不是要跟因特古拉說一下?

    不過阿卡多也很興奮,因為尹智斌是毫發無損的獵狼,要知道他當初和死神沃爾特聯手,也只不過是擊退了這頭狼人而已。

    要不是感覺到他是純粹的人類,阿卡多都要以為尹智斌是什么改造人了。

    即使如此,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啊。

    亞歷山大安德森化為了白灰消失,就在這時候,一個扎著馬尾,戴著眼鏡的高挑青年走了出來。

    他就是當年跟胖子少校作了約定,一夜之間重回巔峰,來和他最想要的宿敵一戰生死的死神沃爾特。

    雖然說一夜之間重回巔峰,但其實因為是不完全的吸血鬼改造,他的身體也就只能堅持一段時間而已。

    不能說可悲,也不能說可惜,只能說他自己選了這一條路,而尹智斌會來這里,也是為了這一件事。

    “阿卡多,看好那頭狼。”尹智斌走了出來,擋在了沃爾特的面前。

    “滾開,我的對手是阿卡多。”沃爾特根本沒把尹智斌放在眼里,恢復了巔峰之后,用鋼絲切大樓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就算是那頭狼人他也不放開眼里。

    “沃爾特,知道什么叫希望和渴望近在咫尺,卻咫尺天涯嗎?”尹智斌戴上了一對黑色的皮手套,學著狼人上尉一樣,豎起了食指。

    無形的鋼絲被不耐煩的沃爾特拉動,不過尹智斌卻直接伸手抓住了襲來的鋼絲。

    在沃爾特吃驚的眼神中,鋼絲被他輕易抓在手里,動彈不得。

    當然,沃爾特不只是這幾根鋼絲,更多的鋼絲切向了尹智斌。

    尹智斌松開了之前的鋼絲,雙手如猛虎擒羊撲出,將襲來的鋼絲盡數抓在手里。

    “原來如此,是依仗了那一對手套吧。”沃爾特雖然這么說,但也知道不是誰都能靠一對手套將他的鋼絲抓住的。

    “給我過來!”尹智斌用力一拽,沃爾特猝不及防被尹智斌拽飛,然后狠狠被尹智斌黑手套的一拳砸在了臉上,一如原劇情他被阿卡多一拳打飛一樣。

    尹智斌慢步走向了沃爾特。

    “倫敦這么多人死去,你可是有間接作用啊,所以我會讓你和那個胖子的一切希望變成絕望。”尹智斌拉動著鋼絲。

    “知道我為什么要戴上這對手套嗎?”尹智斌隨手在雙手之間編了個翻花繩,沃爾特瞳孔一縮。

    “因為這樣才能用你引以為傲的鋼絲來將你殺死啊。”屬于尹智斌的鋼絲瞬間崩斷了沃爾特的鋼絲,一根細如發絲的鋼絲割裂了地面,差點將沃爾特的頭給切了下來,驚險避開的沃爾特,感覺體內一陣不適,嘔吐了一口鮮血出來。

    然后他的身體縮小了一些。

    “哈哈哈,果然,摩羅你才是最有意思的。”阿卡多一點也不因為自己只有一條命而擔心,反而激動的看著用鋼絲差點反殺沃爾特的尹智斌。

    “有在這里的時間,你還是快點吸血恢復吧。”尹智斌食指一動,一條鋼絲就和沃爾特發出的鋼絲糾纏在一起,隨后他左手五指操縱著鋼絲,將沃爾特的鋼絲全部絞碎。

    沃爾特后退一步,下巴出現了一條血痕,鮮血從里面慢慢滲出。

    “反應過來了嗎,真可惜,差點就把你的頭給切下來了。”尹智斌一只手插袋,另一只手愜意的操縱著鋼絲說道。

    “不餓可能!你的鋼絲怎么可能會比我厲害!”最打擊一個人的,除了讓他距離自己渴望和希望的東西近在咫尺卻咫尺天涯以外,就是在他最擅長的地方擊敗他了。

    而沃爾特玩了幾十年的鋼絲,自詡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比他更厲害的人,就連狼人和吸血鬼之王都不放在眼里,認為自己巔峰的時候就可以將他們全部抹殺,但是尹智斌狠狠的打擊了他。

    這個不知道從哪里跑出來的吸血鬼獵人,以一次又一次超乎預料的手段破局,打破了他們一次次自以為是。

    神乎其神的槍法,近戰肉搏擊敗最強的狼人上尉,現在就連鋼絲也要比自己強嗎?

    “不可能,我才是最強的!”沃爾特歇斯底里,但是他的鋼絲也變成更強了。

    “可笑。”尹智斌可沒有作弊,用的力量跟沃爾特一樣,但是兩人的技巧差太遠了,哪怕尹智斌只是用凡人的技巧,也把沃爾特虐菜一樣。

    他的鋼絲要么纏住沃爾特的鋼絲,要么勾住,反正線的攻擊,無論是直線,還是曲線,都逃不掉它本身是一根很長的線,因為太長,所以抵擋起來也更容易,反擊也更容易。

    “批次!”沃爾特的腹部直接破開,一抹反射的亮光在他腹部閃過,那是差點將他腰斬的鋼絲!

    而沃爾特,哪怕他竭盡全力,歇斯底里,也沒辦法讓鋼絲靠近尹智斌一米,那家伙還很悠閑的只用一只手。

    受傷越多,自愈起來就花費越多的力量,沃爾特的身體也越來越小,恢復了青春,變成了一個少年。

    而退出了青年狀態的沃爾特,對付起來就更容易了。

    “喲,沃爾特,六十年不見了。”阿卡多沒有聽話的去吸血,還在一旁觀戰,雖然不知道尹智斌為什么會替自己接下這一場小孩子的戰爭,但是他也不在意。

    “你再不去吸血的話,待會我就不跟你打了。”尹智斌對阿卡多說了一句。

    “為什么要執著讓我吸血?”阿卡多不解的歪了一下頭,他現在這樣不是更好殺嗎?

    “因為上次只是殺了你幾十次,不甘心,這次有這么好的武器,試試能不能殺你幾百萬次,把你徹底殺死。”尹智斌說道。

    “不!”沃爾特聽到尹智斌的話,瘋狂的沖了上來。

    尹智斌左手一揮,一條銀光閃過,沃爾特只覺得腳下一輕,上半身和雙腿就分離了,他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臉摩擦著地剎出了一段距離。

    剛好到尹智斌的腳下,尹智斌一腳踩了上去。
腾讯5分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