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穿越尋俠記 > 第二〇四章 太原狄家莊園

第二〇四章 太原狄家莊園

    過了好一會兒,單盈盈才想起抽出自己的拳頭來觀察,卻發現手上的肌膚光潔如初,竟然沒有沾上半點血液或異物,就更是驚得毛骨悚然了,這孩子的胸腔是什么做的?再看李智云的胸前,卻看不出任何凹洞的痕跡,仿佛此前吞沒自己拳頭只是一個幻覺。

    旁觀眾人盡皆駭然,尤其是公孫云鼎和張仲堅,這兩人一個是閉穴不壞體的高手,另一個則擅長瑜伽變形術,但即使是他們兩人也不得不承認,李智云的排打能力太強了,遠勝自己,且不可思議。

    這時單雄信已經追到了妹妹身邊,在妹妹衣袖上拉了一把說道:“李公子是咱們全家的救命恩人,你不謝人家已是失禮了,怎么還能打他呢?快快賠禮道歉!”

    單盈盈仍在驚懼之中茫然,一時沒能聽懂二哥說的是什么意思,怎么這個小屁孩就成了咱們一家的救命恩人了?茫然中目光落在了斜對面的狄知遜臉上,施禮道:“我記得這位狄公子是救過我的,雖然沒能救成,卻也逼得那公孫色鬼東躲西藏,小妹謝過狄公子。”

    狄知遜謙遜地還禮道:“區區小事何足掛齒。”

    單雄信和單盈盈正要答話,跟著單雄信追過來的秦瓊卻說道:“單小姐,你二哥說的沒錯,的確是這位李公子救了你們一家,你若是不表示感謝,就不是臉皮薄了。”

    秦瓊這話說得很重。即使你是個女子,也不能知恩不報甚至不知感謝,那絕不是一句“臉皮薄”就能遮掩過去的,那是恬不知恥。雖然自己與李智云尚有過節,但是在這種鮮明的是非面前必須要說一句公道話。

    在場眾人之中,單盈盈最為崇拜的就是這位秦二爺,既然秦瓊也這么說,那么肯定是事出有因了,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對著李智云說了聲“謝謝你,對不住,我不該打你。”

    李智云面無表情道:“都說了,我來救你是看了狄大哥的面子,你不用謝我。”轉而看向秦瓊說道:“秦二爺你不該提醒的,你這么一提醒,就看不出人品來了。”

    古往今來,世上總有一些從不認錯的人物,通常是擁有絕對權力的人,或者是一些恃寵而驕的女子。

    皇帝會認錯么?不會。后世現代人里給男人當老婆的女人會認錯么?也不會,甚至還有太多的賤男信奉一條真理——老婆永遠是對的。

    就拿后世的“老婆”來說,明明做錯了事,但就是不肯認錯,還覺得很有道理——我是女人嘛,女人天生臉皮薄,你非得讓女人認錯,你還是男人么?

    李智云就不認可這個道理,尤其是在夫妻關系之外,你女人臉皮薄就可以不認錯么?不認錯的女人就是渣女!我又不欠你什么,就因為你長得漂亮,我就得跪舔你?不好意思,沒門。

    如果秦瓊不提醒這么一句,單盈盈未必就會道謝道歉,那就證明了她和賈菁菁、柳依依等女子沒什么區別,然而在秦提醒之后單盈盈道謝道歉了,就看不出她的人品到底如何了。

    李智云沒時間過多糾結這事,只看了狄知遜一眼,是不是渣女你自己掂量吧,隨即施展神行百變游走全場,將一百名美女的穴道解開,說道:“咱們得抓緊趕路了。”

    公孫云鼎不敢怠慢,立即安排人手從后山趕出來十輛馬車,這已經是他家所有的交通工具,每輛馬車廂中擠進去八名姬妾,另有兩名坐在車轅駕駛,李智云把那匹拳毛騧還給了單盈盈騎乘,自己親自趕了一輛馬車,立即趕往太原。

    此時從洪洞直接前往太原是最合理的走法,洪洞、潞州和太原三點構成一個三角形,而洪洞和太原兩地的直線距離不過四百多里。若是先返回潞州再從潞州折向太原,兩段路程加起來就有七百里之多,想都不用想,那樣走肯定是不行的。

    四百多里的距離,十輛馬車加上十幾匹寶馬快馬組成的車隊全速趕路,只用了不到三個時辰就走完了,抵達狄家莊園的時候日頭剛過中天。

    雖然僵尸的行動速度也很快,但是僵尸趕路有一個很重要的限制,那就是只能在夜間行走,所以李智云一行人肯定是趕在了僵尸的前頭,他們最少也能有一個下午的時間來商議對策,并且尋找最佳的設伏地點。

    狄家莊園位于太原城外的原野上,園外阡陌交通,卻看不見莊戶農人,守在大門口的莊丁手執刀矛弓箭,戒備森嚴,只是臉上神色很是沉重,看上去大有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悲壯之感。

    莊丁們看見狄知遜回來了,立即上前問候,卻沒有因為狄知遜身后跟著的十輛馬車和十幾名騎士而現出鼓舞的神情,很顯然他們深知狄家面臨的敵人多么強大,并不認為狄知遜帶人歸來能夠獲得什么轉機。

    只不過當他們看見車廂里走出來五彩繽紛的一百名美女時就不禁有些震驚了,狄家已是大難臨頭,三公子弄回來這么些美女做什么?娶妻沖喜么?

    時間緊迫,狄知遜當然不會跟門口的莊丁解釋,只讓他們照顧好眾人的馬匹,便引領一眾高人美女步入園中。

    此時狄家的正堂里,狄知遜的父親狄孝緒,大哥狄知儉、二哥狄知本都在堂上,兩側還坐了兩排形貌各異的客人,只一打眼就知道是練家子的那種。

    狄家為了應付這場滅頂之災,幾乎散盡了家財,把晉陜甘豫等地能夠請到的武林人士全都請了過來,此時狄孝緒正在聽取大兒子狄知儉的匯報,他派狄知儉帶了重金去請南陽虎牢關的總兵尚師徒,但是此刻狄知儉回來了,尚師徒并沒有來,只跟來了尚師徒帳下一名叫做陳勇的旗牌官。

    狄知儉說道:“尚總兵答應了要來的,卻不許我與他同行,說是他的馬快,所以讓我先帶著陳將軍回來,他隨后就到。”

    天下皆知尚師徒有一匹寶馬,名為呼雷豹。與世上其它一些知名寶馬不同,除了奔行速度超快以外,這呼雷豹還有一個特異的本領,那就是只要大聲嘶叫,周圍的戰馬必定全部癱倒,這就意味著尚師徒馬上交戰是無敵的。

    只要是馬上交鋒,呼雷豹一叫喚,敵將的騎乘必定癱倒,敵將隨之摔落馬下,即使不被尚師徒的九轉提顱槍趁機刺死,也會變成一員步將,步將跟騎將怎么打?那不明擺著是輸么?

    聽到尚師徒會來,席間的武林人物頓時歡欣鼓舞起來,均把目光看向了坐在上賓位置上的旗牌官陳勇,尚師徒是絕頂高手啊!有他來助拳,還怕贏不了么?

    這些前來助拳的武林人物都不知道辰州言家的虛實,即使聽過了狄孝緒的介紹之后也都不以為然。區區辰州言家能有多厲害?如果他真厲害也不至于只在湘西武林稱霸了,整個武林不都得是他言家的?

    只要尚師徒能來,還用別人出手么?大家只需跟在尚總兵的身后撿一場功勞就是了,興許還能跟尚總兵搭上交情,今后又多了一個強力的靠山。

    想到興奮之處,人們不禁左右相顧議論紛紛,不時敬畏地看向陳勇,正嘈雜時,忽聽門外有人喊道:“老爺,三公子回來了。”

    狄知遜當先而入,身后跟著李智云,秦瓊、張仲堅、單雄信等人,單盈盈與一百名美女跟在男子的后面。

    這些人一進大廳就引起了滿座一陣轟動,哪來的這么多美女啊?而且各個婀娜多姿,尤其是站在女人堆最前面的那個,比之后面的每一名美女都豐滿許多,姿色更是罕見,這樣的絕色女子,只怕是當今皇帝的后宮里也沒幾個吧?

    尚師徒手下的這個旗牌官陳勇一向很是好色,此時就更是眼睛都看直了,身不由己地站了起來,用手指著單盈盈張開了嘴,話還沒說,先有涎液流了下來。

    狄知遜當然不認識陳勇,只對滿臉疑惑神色的父親說道:“爹爹,孩兒請了當世一些高手回來,咱們狄家有救了……”

    說話間就轉身想要給父親介紹身后的人物,狄孝緒哪里肯信,心說你領著一個面貌丑陋的小孩子和這么多婦女能有啥用?當即臉色一沉,說道:“知遜,你怎么變得這樣不懂規矩了?沒看見此間來幫忙的眾位英雄么?”

    說罷就往旁邊一指,想要給狄知遜介紹陳勇,“這位是……”

    狄知遜不是沒看見陳勇,只是這陳勇的吃相也太難看了些,見到美女就淌口水,這樣的人物能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不等狄孝緒報出陳勇的姓名和來歷,李智云已經不耐煩了,反手向后打出一枚石子。

    反手投射!自從練過了神足經以及瑜伽變形術之后,再用張清這手鵝卵石的時候便是如虎添翼——即使是北宋張清本人施展鵝卵石也無法做到他這樣隱蔽——根本沒人看見他出手。

    他的手是背在身后的,只有他身后的人才能看見他打出了一枚石子,這枚石子飛行的軌跡也很有趣,首先是從秦瓊的一雙足踝之間穿過,而后穿過了幾名美婦的裙底,貼著地面飛出了廳門,在廳門之外陡然上升,并劃出一道弧線折返而回。

    在人們看見廳外飛進來一塊石子的下一瞬,只聽見“啪”的一聲,陳勇上下兩行門牙合著鮮血噴了出來,“唔……”

    陳勇捂著臉坐倒下去,包括狄知遜在內的座上眾人盡皆大驚。

    狄孝緒忽地一聲站了起來,大聲喝道:“誰在外面?既然敢打我狄家的貴客,何不出來把我滿門都打一遍?”

    只有李智云身后的秦瓊和張仲堅、李密等人看清了這一手是李智云干出來的,卻也都不禁為之色變,均想:原來在公孫山莊門外李智云飛石打穴是故意讓大家看見的,他若是像現在這樣發射石子,誰能防得住?至少我是防不住。

    李智云不理眾人的震驚和敬畏,直接走到了陳勇面前,一把將后者提了起來,反手就是一扔,陳勇就像一只麻袋一般飛到了屋角,“都別找了,人是我打的。”

    說完這句話,李智云轉身坐在了陳勇的胡凳上面,看向狄孝緒說道:“狄老伯,事情緊急,請恕小侄無禮。”說完也不能狄孝緒回答,目光看向秦瓊等人說道:“咱們這就商量一下這一仗怎么個打法吧。”

    因為沒看見,所以不相信。狄孝緒無論如何也不信那枚從廳外飛進來的石子是出自這個小孩子之手,只不過這孩子舉重若輕擲飛了陳勇卻是事實,毫無疑問,這孩子竟然真的是個高手。

    可是高手也不行啊?你這不是得罪了尚師徒么?就算你背景深厚不懼尚師徒,也不能替我們狄家招災惹禍不是?

    正不知應該如何措辭時,狄知遜已經走到了父親的身前,附耳說了幾句話,狄孝緒越聽神色越是凝重,并把目光看向了秦瓊和單雄信等人。

    狄孝緒被兒子的耳語給震驚了,神拳無敵秦瓊?赤發靈官單雄信?我的天,這可都是不弱于尚師徒的存在啊,你怎么能把這些人請來的?

    狄知遜的最后一句給出了答案:“這些人都是被這個叫做李智云的小孩子攏來的。”

    聽到這里,狄孝緒再看李智云的目光就已經變了,變得好奇而又敬畏,拱手道:“老夫不知李公子身手超群,怠慢之處還請海涵。”

    李智云起身回禮道:“狄老伯就不要客氣了,大敵當前,小侄實在沒有時間多做客套,至于這位……”

    說話間他一指角落里哼哼唧唧的陳勇,又道:“他的帳記在我頭上就是,想要報仇就來找我好了,看見美女就淌哈喇子,這樣的人我見一次打一次。”

    狄孝緒還能說什么?唯有面露苦笑,跟狄知遜低聲說道:“這位可是虎牢關尚總兵的旗牌,打傷了他,只怕那尚師徒得跟這位小朋友結仇了。”

    狄知遜這才知道大哥竟然請動了尚師徒來幫忙,卻也不以為意,再次耳語道:“爹爹,敵人的強大超出了我們的想象,我們已經跟言家的僵尸交手一次了,若不是有李智云示警,我和這些人只怕都得死在僵尸的手上……”

    過往中狄家和言家的沖突都是小規模的,言家派出來的也都是些練就了僵尸拳的弟子,都是活人,絕不是這一次一百多名僵尸這種無敵的存在。

    此時狄知遜已經非常清楚,面對這些無敵的僵尸,即使是尚師徒來了也不好使。狄家能否得以保全,全在李智云如何指揮大家打好眼前的這場伏擊戰。
腾讯5分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