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最強上門女婿 > 第二百八十章 心里委屈

第二百八十章 心里委屈

    “你什么意思?”宋佳一臉警惕的盯著王浩問道,她突然發現用孩子做為籌碼真不是一個好主意。

    “宋佳,以前的事情是一筆糊涂賬,誰對誰錯已經過去了,不要因為自己心里的仇恨影響孩子的一生,如果你心里有仇恨的話,盡管對我來,忠義堂可以給你,但是你要想好了,忠義堂現在分成了幾大塊,酒店這一塊是顧芊兒親自抓的,碼頭那邊由陶小軍負責……”王浩表情嚴肅的說道,然后把忠義堂幾大塊產業詳細的介紹了一遍。

    聽完之后,宋佳眉頭緊鎖了起來,她不是傻子,在經商上又特別有天賦,早就在王浩的話里聽出了什么意思。

    “宋佳,別說是你,就算是我,現在想要全面掌控忠義堂都有點力不從心,即便你想賣,也不是那么容易,別忘了,忠義堂終歸是一個灰色地帶的組織。有時候僅僅憑著一紙合同,根本不可能讓他們就范,懂嗎?”王浩說。

    宋佳心里知道王浩說的都是實情,但是她心里就是恨。

    “海豚酒店原本就是你的產業,現在我完璧歸趙,甚至可以幫助你,至于整個忠義堂,你就放手吧。”王浩說:“其實你即便占了忠義堂,對我來說已經也沒什么打擊,我在臨海兩年,歷經幾次生死,在非洲待了幾個月,槍林彈雨闖了出來,看到的死人成千上萬,你認為我還會在乎一個忠義堂嗎?只要有手下的那批兄弟在,不用一年時間,就可以再造一個忠義堂,你信嗎?”

    說到這里,王浩臉上展露出強大的自信。

    宋佳被王浩的氣勢壓住了,也明白對方說的很對,可是心里的恨意就是無法消除,她銀牙輕咬,雙目瞪圓,兩個腮氣的鼓鼓的。

    王浩看到宋佳徹底被自己壓住了,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心里有點得意,說:“獨木不成林,要不你加入我們忠義……啊……”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看到宋佳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然后張嘴狠狠的咬了下去,痛得王浩嗷的一聲叫了起來。

    “你特么屬狗的,怎么咬人呢,不看你是雯雯的媽,我大巴掌抽死你。”王浩掙脫了宋佳的嘴,手臂上一排清晰的牙印,已經滲出了血,可見是狠狠的咬了下去,一點沒有留力。

    此時的宋佳心里終于順了一點,揚著頭瞪著兇神惡煞的王浩說:“來,你朝這打,打女人有本事是吧?要不要我叫醒雯雯,讓她看看你的威風。”

    “我……操!”王浩最終暗罵了一句,將高高揚起的手掌放了下來。

    “不敢打了,那就滾吧,下午我會叫律師跟你辦理過戶手續。”宋佳說,隨后起身坐到了本來屬于芊兒的椅子上,嘴里嘟囔著:“這什么審美,整個辦公室我都要重新裝修。”

    王浩心里這個怒啊,本來以為已經把宋佳壓住了,萬萬想不到,看起來十分淑女的宋佳竟然像母老虎似的咬人,咬了他還不能還手,還要讓自己滾蛋,這、這……

    “還有事嗎?沒事你可以滾了。”宋佳再次開口驅趕王浩。

    王浩心里想著,現在乖乖聽話滾蛋的話就輸了,至少氣勢輸了,于是梗著脖子就是不走:“我答應閨女了,一會帶她出去玩。”

    “一會雯雯醒了,我打電話給你,別在我眼前晃蕩,看著你煩。”宋佳露出一臉厭煩的表情。

    “以為老子愿意見你啊。”王浩心里暗道一聲,說:“雯雯從小在美國長大,竟然普通話說的這么好,你教育的不錯。”

    “哼!”宋佳冷哼了一聲,看到王浩厚著臉皮就是不走,她也沒招了,不能再去咬一口吧,估摸再咬的話,肯定要急。

    “喂,有沒有給雯雯找個鬼佬后爸?”王浩問。

    “有啊,杰克跟雯雯的關系可好了。”宋佳撒謊道,在美國她一直一個人,雖然有人追她,但都被拒絕了。

    “跟你關系不太好吧?”王浩問。

    “你什么意思?”

    “你看你的脾氣,再看你的臉色,明顯少了男人的滋潤,易怒,咬人,喜怒無常,早更的征兆啊,這是長期沒有那啥生活造成了的。”王浩嬉皮笑臉的說道。

    “王浩,你給老娘滾出去。”宋佳一臉的怒氣的吼道。

    “噓……小點聲,閨女在睡覺呢,雖然這里隔音不錯,但是你的聲音太大了,別激動。”王浩說,對于宋佳的怒火無動于衷。

    宋佳沒招了,轉身朝著后面的套間走去,再懶得理王浩了。

    “喂,這就走了,再聊十塊錢的唄。”王浩對著宋佳的背影說道。

    砰!

    回答他的是關門的聲音。

    “哼!”王浩得意的笑了,小聲的嘀咕道:“跟哥斗,太嫩了,以前哥能把你們爺倆整倒,現在還能怕你?切!”

    顧芊兒心里很不好受,在走廊里走來走去,很想推開辦公室的門進去,不過幾次手都放到門上了,最終還是收了回來。

    “顧姐,這到底是怎么會事?”紀雯在她身邊詢問道。

    “我也不是太清楚,不過看樣子,王叔可能把海豚酒店還給宋佳,這以前就是宋佳的產業。”顧芊兒說。

    “啊!顧姐,你可要勸住王叔啊,海豚酒店咱們準備了大半年的時間才拿下,還有一個長遠的計劃,絕對不能給那個女人。”紀雯說,她們在海豚酒店花了很大的心血。

    顧芊兒眉黛緊鎖沒有說話,因為她已經感覺到王浩肯定會把酒店還回去。

    “顧姐!”

    “你先下去忙吧。”顧芊兒讓紀雯下去了。

    吱呀!

    辦公室的門終于開了,王浩走了出來,顧芊兒急忙迎了上去:“叔!”

    “芊兒,這次叔可能要對不起你了。”王浩一臉歉意的看著顧芊兒。

    “叔,你真要把剛剛到手的海豚酒店還給她?”顧芊兒一臉郁悶的問道。

    “嗯!”王浩點了點頭,說:“當年的是是非非我就不說了,不過總得來說,是我欠下的債,叔只能委屈你了。”

    顧芊兒沒有說話,她沒有那么大度,心里非常的難受。

    “芊兒,你去碼頭和小軍一塊把貨運碼頭這個項目搞好,這可是百年大計。”王浩說。

    “叔,去碼頭可以,但是我心里委屈。”顧芊兒嘟著嘴,眼睛含著淚說。

    王浩看到她楚楚可憐的樣子,心里非常不是滋味,說:“芊兒,你說吧,要叔怎么做,你才能過去這個坎。”

    顧芊兒抬頭盯著王浩的臉,說:“今晚去我的住處。”

    “這……叔不賣身。”王浩感覺頭皮發麻,二十多歲時候的荒唐,他不想再重演了。

    “叔,你自己看著辦吧。”顧芊兒眼含淚水的轉身離開了。

    “芊兒……”

    顧芊兒沒有停步,走進電梯間消失不見了。

    “唉!怎么辦呢?”王浩直撓頭,這是按起葫蘆起來瓢啊:“哥有那么大的魅力嗎?應該沒有吧?小丫頭片子肯定把感恩當成了感情。”
腾讯5分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