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學霸的科幻世界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打賭

第二百二十一章 打賭

    “什么?《自然》過了?太好了!”

    電話那頭傳來李長青興奮的聲音。

    雖然這篇論文李長青并未署名,但實驗是他手下的團隊做的,他自己也給了不小的支持。

    要知道,他的實驗團隊,已經好幾年沒出一篇頂刊論文了。

    這時候出一篇nature,對于他的實驗室未來的發展也非常有好處。

    更不用說,借此機會還交好了今后注定在中國學術界有著重大影響力的龐學林。

    等過個幾年,李長青準備評院士的時候,單單這份人情,就可以讓他的機會提升個一兩成。

    “哦,對了,龐教授,這次發表的是letter還是article啊?”

    李長青問道。

    letter就是所謂的“通信”,是對某一原始科研成果的初步介紹,其內容是其他領域的研究人員所感興趣的。

    article則是長篇論文,是對某一項研究工作的更全面、更周密的介紹,代表著人們對某一事物認識層次的一個顯著提高。

    《自然》雜志的版面只允許每星期發表約2篇“article”類論文和16篇左右的“letter”類論文。

    因此,“article”類論文的競爭更加激烈。

    事實上,很多“letter”類論文最初是按“article”類論文投稿的,后根據《自然》雜志編輯們的意見縮短了篇幅。

    龐學林道:“是article,一字未改!”

    “牛逼!”

    李長青忍不住贊了一句。

    這篇論文除了數據引用實驗組的結果外,其他內容都是龐學林自己撰寫的,能夠做到一字不改上《自然》,足以說明這篇論文的水平和分量。

    和李長青聊完,龐學林又給團隊內的另外幾人一一打電話通知。

    那些實驗狗們的激動自然不必說了,即使那位作為第一作者的副教授,也是興奮異常。

    那位副教授已經快四十了,蹉跎了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有文章能上《自然》。

    這篇文章對于他接下來評選教授,獨立組建屬于自己的實驗團隊,都算是一個分量十足的砝碼。

    ……

    英國,倫敦,《nature》編輯部。

    “卡爾,要不咱們打個賭吧,看同名同姓的可能性大還是真的是那位龐學林教授的可能性大。你想想,龐學林現在正在江大搞他的龐氏幾何研討班,聽說他還在整理龐氏幾何的教材,怎么可能還有精力再去搞什么碳納米管方面的研究。”

    生命科學編輯組主編理查德·加拉格爾正端著一杯咖啡,坐在自然科學組主編卡爾·齊梅利斯的案頭道。

    齊梅利斯笑了笑道:“那你覺得一位天才在不同領域做出同樣卓越研究的幾率大,還是同一所大學,同樣的姓名,同時還擁有教授頭銜,卻分屬兩個不同的人的幾率大?”

    理查德·加拉格爾微微一愣。

    《自然》雜志的論文編輯分成兩個組:生命科學組和自然科學組。

    生命科學組的負責人是理查德·加拉格爾,免疫學家;自然科學組的負責人就是卡爾·齊梅利斯,材料學家。

    這時,編輯部的編輯們一個個在一旁討論,笑嘻嘻地看著這兩位大佬互懟。

    這段時間,這篇《高純度單壁碳納米管的制備與表征》論文,可是在《自然》編輯部內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原因嘛!

    自然與這篇論文的作者龐學林有關。

    龐學林這個名字,目前在學術界,沒聽說過他的人還真沒幾個。

    一方面因為他的年齡,另一方面則源于他在數學上的學術成就。

    別的不說,單單他的龐氏幾何理論在求解非線性偏微分方程組中的應用,目前已經成了整個科學界研究的熱點。

    即使很多非數學領域的學者,也在研究他的論文。

    畢竟非線性偏微分方程組的求解問題,堪稱是數學與自然科學結合最為緊密的一個領域了。

    可偏偏這樣一個與在數學界呼風喚雨的大佬同名同姓還在同一個學校任職的教授,突然往《自然》投了一篇碳納米管的研究論文來,而這篇論文,同樣有著極高的水準。

    特別是論文中所使用的實驗方法和展現的結果,堪稱是碳納米管領域在近十年來最為出色的一項成果。

    因此,關于這篇論文的作者是不是由龐學林所作,就成了《自然》編輯部關注的焦點。

    這幾天,這樣的爭論在編輯們中間已經發生了好幾次。

    到最后,連兩位主編也參與了進來。

    卡爾·齊梅利斯笑道:“這樣吧,這篇論文正好已經過審了,我干脆給他發一份回執郵件問一下,不就清楚了嗎!”

    說著,齊梅利斯也不理加拉格爾什么反應,直接發了一份郵件過去。

    只是讓齊梅利斯沒想到的是,只過了幾分鐘,他便收到了龐學林的回復:是我!

    齊梅利斯朝加拉格爾聳了聳肩,微笑道:“看來咱們不用爭論了,我贏了。”

    加拉格爾眼中則閃現不可思議之色,喃喃道:“這怎么可能?!”

    ……

    龐學林自然不清楚發生在《自然》雜志內的爭論,就算知道了恐怕也只會哂然一笑。

    事實上,論文的過稿并未在他心中引發太多的波瀾。

    畢竟這篇論文早就經過了另一個世界的檢驗,成為了碳納米材料領域的一個經典實驗。

    不能過稿只能說明《自然》編輯以及審稿人的水平有問題。

    果然,和預想中的一樣。

    第二天上午,論文如期在自然online上發表。

    于此同時,江大官網也發布了相關消息,并向龐學林和他的團隊表示祝賀。

    畢竟江大一年也就十篇左右cns級別論文的水平,而且大部分發表的都是letter,能夠在nature上發表一篇article,即使對那些長江學者級別的教授而言,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之后的幾天,媒體上也有了一些關于龐學林在《自然》發表論文的報道。

    但除了學術圈內予以了一定的關注目光外,并沒有在圈外引發太大的反響。

    畢竟在公眾的心目中,以龐學林的學術成就,在一篇頂刊上發表論文,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即使這篇論文與龐學林本身的專業,完全沒什么聯系。

    本來這件事就要無聲無息的過去了的,可龐學林自己都沒想到,網上忽然出現的一篇質疑文章,將他推上了風口浪尖。
腾讯5分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