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醫品贅婿 > 第六百四十六章 破例一次

第六百四十六章 破例一次

    要是丟了工作,搞臭了名聲,他還去哪里賺錢。

    包小元沖著他搖了搖頭。

    “抱歉袁教授,規矩是我們家大小姐定的,我們無權更改,現在請你們馬上離開這里,另外這個人會交給警方處理,你別擔心,我們不會私自處理他的。”

    袁教授繼續求情,其與的幾個教授也開口說情。

    “這位同志,通融一下,大家都不容易,這個學生做錯了事情,交給警察,法律會制裁他,可是我們這些人沒有做錯事啊,我們可都是一心一意的工作,沒有偷東西啊。”

    “就是,小同志你和你們大小姐聯系一下,這都什么年代了,沒必要弄連坐了吧?”

    “小同志,袁教授也不容易,你們要是真的把我們都趕走,袁教授回去肯定會被處分的,說不定飯碗都要丟了……”

    幾個教授圍著包小元正求情的時候,那個偷東西的男生竟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我錯了,不要報警,我錯了,都是我的錯,求求你饒了我吧……”

    所有人把目光都看向了他,絲毫沒有了之前的同情之色,所有人眼里都是滿滿的厭惡。

    “袁教授,你要救我啊,我叔叔可是把我交給你照顧的,我要是出了事,我叔叔肯定不會放過你……”

    這個家伙徹底的慌亂,像是求饒,又是開口威脅。

    圍著的那些學生忍不住向后退了退,生怕感染上他身上的人渣氣息。

    當然了很多學生心理都在想,剛才是自己太蠢了,還想著幫他。

    “你叔叔?你爺爺也救不了你,你自己做的蠢事,怪不得別人,這件事要是傳出去,你叔叔都不會管你,都要和你劃清界限,沒人能救的了你。”

    袁教授邊說邊走了上去,使足了力氣,狠狠的抽了那小子幾巴掌。

    包小元沒有阻攔,看著那小子被抽的鼻青臉腫的。

    然后直接把人給帶走了。

    事情還要報告給張念,讓她來處理。

    張念最終沒有把所有的教授和學生都趕走,只是把偷東西的那小子送進了監獄。

    畢竟那么多教授哭天喊地的圍著她,有好幾個都要給她跪下了,她不忍心,只能破例一次。

    至于那個偷東西的家伙,張念沒有輕饒他,直接送去了警局,讓集團法務部處理這件事,一定要讓這家伙把牢底坐穿。

    那小子的叔叔倒是拖了不少人,想要讓張念別再追究。

    張念自然沒有搭理他。

    那人就開始托關系,打電話,想要利用自己的人脈給圣清集團施壓,讓張念就范。

    只可惜,他低估了圣清集團的實力。

    他電話打出去不少,有工商的,有稅務的……

    只可惜那些朋友平時還和他稱兄道弟的,可是一聽說要找圣清集團的麻煩,于是就直接掛斷了電話,直接拉黑了他。

    他一個教育界的人,只是知道圣清集團很大,生意很好,影響力也大,但是不清楚圣清集團背后的實力。

    想不用說李勝利,即便是那些在醫圣堂看好病的大佬,就數不勝數了。

    誰敢沒事找圣清集團的麻煩。

    再說了,圣清集團可是納稅大戶,給國家創造了驚人的外匯收入,前段時間還逼著好幾個國家歸還華夏文物,這可是利國利民的大事,平常都沒人敢招惹圣清集團,何況是這個時候。

    搞不好工作都丟了,甚至會被圣清集團拉入黑名單,沒辦法買他們的產品。

    關系再好,又不是親爹親兒子,誰會幫他。

    不過他的所做所為,依舊是傳進了張念的耳朵里。

    于是張念直接將這家伙列入了圣清集團的黑名單,當然了自然也連坐了他的家人。

    只是這還沒有完,那人正覺得被列入黑名單也無所謂,反正還有醫院可以去。

    這時候,他被上面的大佬叫去談話了。

    提前退休。

    那家伙傻眼了,他才四十出頭,正當壯年……

    他知道,他完了。

    偷東西的那小子也完了,被判了一個無期徒刑,真的要把牢底坐穿了。

    不過這件事發生之后,給了所有的學校一個警示。

    立刻他們就有所動作了,直接把那些關系戶給招回了學校,重新把那些被關系戶頂下去的人給派了過來。

    而且每個學校又專門派了兩個年輕的教授過來,別的什么也不做,只負責盯著那些學生,而且負責監督的教授,每個人手里都有一個小型的金屬探測器,就像是機場安檢用的那種一樣。

    除了每天搜身,還要用儀器檢查。

    那些學生再也沒有怨氣了,畢竟差點被趕走,憋屈一點就憋屈一點。

    圣清集團能把這么多東西給他們做研究,已經算不錯的。

    吃得好,住的好,還有錢可拿。

    檢查嚴格也算是正常的。

    人心難測,誰知道有沒有人再腦袋一抽,偷拿東西。

    要是那樣的話,可就真的沒機會留下了。

    事情一步一步進行著。

    雖然鑒定的團隊越來越大,可以就是有好幾倉庫的東西沒有鑒定完。

    畢竟張昊尋寶的速度不算慢。

    張霖這段時間幫著張念出手了不少金幣,金銀器具,算是得了不少好處。

    這小子賣東西的方式很是特別,先是放到拍賣會上去賣。

    然后趁機打響自己的名聲,結識更多的人,然后把要賣的東西拍了照放到自己的微博,臉書……這些社交平臺上面。

    買家自然會聯系他,賺錢的同時,又讓這小子火了一把。

    甚至一些國際影星,都給他打電話想要求購某件東西。

    這小子便借著機會,和某些女星,發生點負距離的接觸,也算是財色雙收了。

    又過了一個月,張昊回國了。

    倒不是他找到了維度石,而是一直沒有找到。

    離開家一年多了,回來歇息幾天,順便去幾個礦區轉轉,看看進度。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張昊有點郁悶了,而且也有點想自己老婆。

    都說小別勝新婚,一年多算是大別了。

    所以張昊這次回家,沒有驚動任何人,而是先悄悄回了家里,和謝清雅折騰了個昏天暗地。

    三天后,兩個人才從房間出來。

    張昊帶著謝清雅就去了博物館。

    主體建好了,裝修也提上了日程,張昊對這件還是挺放在心上的。

    自己弄了個圣清集團,也算是造福華夏了。

    再弄個博物館,就算是給子孫后代積德了。
腾讯5分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