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花轎梨花殤 > 第77章 通房丫頭

第77章 通房丫頭

    由于盛耀軒聽從父母之命,在家是按家鄉的習俗舉行的傳統婚禮。

    因此,始終蓋著紅蓋頭的慕如煙倒是輕松了不少。

    不僅無需應酬親朋好友,也無需刻意注意自己的表情。

    在與盛耀軒拜完花堂之后,司儀先生高喊一聲:“禮成!”

    如煙還沒反應過來,司儀又一聲:“送入洞房!”

    立刻過來兩名穿紅著綠的丫鬟,一邊一個攙扶著她,引導她朝洞房方向走去。

    她有些驚訝為何不是盛耀軒牽著自己進洞房,不過驚訝之余,她也松了一口氣兒。

    若真是盛耀軒與自己進洞房,滿腹心事的她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

    丫鬟把她扶著坐到床榻前,彎下腰低聲問道:“大少奶奶,大少爺交代讓您先吃點兒點心,我這就遞給您吧。”

    “嗯。”

    丫鬟走到桌旁,拿著一個盤子把桌上擺的點心都拿了一塊。

    紅蓋頭下,如煙看見丫鬟遞過來一塊糯米糕點,她伸手接了過來,就在紅蓋內吃著。

    她確實是餓了,早飯都沒有吃就被翠翠折騰得換了兩次衣裳。

    說實話,對于盛耀軒給的這種驚喜,她還是有些生氣的,只是面對他那充滿柔情的目光時,她又發作不出來。

    婚嫁是一個女人一生當中最最重要的事,可自己卻稀里糊涂的就上了花轎,事先還并不知情。

    這要是傳出去應該會成為全縣城百姓茶余飯后的笑談吧?

    她此刻覺得最最對不起的人便是陶叔了。

    當年他救了自己的命,后來又那么多年收留自己,待她比親生女兒還親。

    沒想到臨了,這個女兒出嫁他竟然不知,也沒能親自把他送出大門。

    越想以前,慕如煙便越傷心起來,含著淚勉強把手中這塊糕點吃完了。

    “大少奶奶,不要了嗎?”

    丫鬟見她把盤子推開,驚訝地問。

    大少爺說少奶奶幾頓都沒有吃了,可是她卻只吃這么一小塊糕點就不吃了,等會兒少爺那兒如何交代?

    “不吃了,我飽了。”

    “可是您……”

    “翠翠呢?”

    “少奶奶,翠翠是誰?”

    “她是我的妹妹,跟我一同進門的那個姑娘。”

    丫鬟聽懂了,忙說:“那是您的妹妹呀?香云帶她去安排住房去了。”

    如煙一聽,愣了愣。

    她雖然是落魄人家的女兒,但是大戶人家的規矩她還是懂的。

    她嫁過來是做少奶奶的,陪嫁丫鬟應該安排在她的隔壁,與她住得近相互間方便照應。

    “為何還要另行安排住處?”她忍不住問道。

    “那……那您……”這丫鬟不知道如煙的意思。

    “翠翠是我帶來的人,理應與我住得近些,若是你們不好安排,等你們少爺來了我和他說。”

    “不不不,我明白了,我這便讓人去把翠翠姑娘請過來。”

    丫鬟逃似的跑出去了。

    過了一會兒,翠翠果然被她領來了。

    “姑娘……”翠翠一進門便委屈地喊。

    “翠翠,你到我身邊來。”紅蓋頭下,如煙看向門口,并對兩名丫鬟道:“好了,你們忙你們的去吧,我這兒有翠翠就行。”

    兩名丫鬟面面相覷,卻又不好得罪新少奶奶,盛家全家上下都聽大少爺的,大少奶奶自然得罪不起。

    待倆丫鬟一走,如煙把紅蓋頭掀起一半,忙叫翠翠關上房門。

    “姑娘,他們將我當作新來的下人了。”翠翠扁著嘴唇。

    “他們不認識你,都怪我沒有早跟耀軒說。”

    其實如煙并不知道,正是盛耀軒讓人領翠翠到后面的西院去住的。

    歷來便有規矩,新媳婦兒家陪嫁過來的丫鬟,是將來給姑爺的做通房丫頭的。

    盛耀軒到國外留過有洋,他不喜歡這樣的陋習。

    也為了向如煙證明自己是真心實意只愛如煙一個,因此,便讓人把翠翠安排住得離他們遠點兒。

    翠翠看了看桌上的點心,問:“姑娘,你都沒有吃呀?”

    “不想吃。”如煙搖搖頭。

    “我把你最愛吃的糕點端過來好不好?沒樣嘗一口也好呀。”

    “不了,沒有胃口。”

    見如煙說得無精打采,翠翠頓時想起了花轎落地時,方若雅攔了她的花轎。

    “姑娘,那方若雅是不是對你說了不好聽的話了?”她試探道。

    如煙沒有回答,只是輕輕地搖頭。

    “那……她到底說了什么?”翠翠硬著頭皮問。

    這要在平時,她是不會問的,也不敢問,她一個做丫鬟的知道太多沒有好處。

    但是如今不一樣了,他們來到了新的家,若是她不護著點兒姑娘,恐怕除了盛耀軒之外,這里沒有別人維護姑娘吧?

    “她說……”如煙猶豫了。

    “她說的什么呀?”翠翠有些急了。

    她就怕如煙這樣,這模樣就是不想說下去了。

    好一會兒,如煙才說:“她問我是否還愛忠銳,還說,忠銳愛的人是……是我。”

    “她問這些做什么?如今說這些又有何用?”

    翠翠氣憤起來。

    如煙等陶國華那么多年,從少女等到成了旁人口中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可那位少爺呢?卻十幾年未歸家。

    “我也不知她說這些有何用意。”

    如煙其實心里知道,只是她無法說出口。

    方若雅的話,她也只對翠翠說了一半兒。

    她知道另一半是不能說的,翠翠從小在陶府長大,若是知道了真相,恐怕會不顧一切大鬧婚禮。

    翠翠聽了,狐疑地看著她,沒有再問。

    “翠翠,你以后就睡在隔壁吧,這樣咱倆也好有個照應。”

    “讓我?讓我住隔壁?”翠翠指著隔壁問道。

    與阮婆子在一起做事多年,她也知道住隔壁意味著什么。

    “對,離我近點兒好。”

    “不不,姑娘,我還是去后院住吧,我……”她毫無與如煙爭寵的心。

    “你若是住后院去,那我也住過去!”如煙毫不相讓。

    “姑娘,盛先生對您一片真心,他不是那種朝三暮四之徒,您這隔壁沒有必要住任何人進來。”

    翠翠的話也很明顯,她在告訴如煙,自己沒有與她共享一夫之心,將來也不會。

    “翠翠,你是我的妹妹,我讓你住進來你便住進來,我不許你住別處去。”

    翠翠無奈,只得暫且答應。

    她相信若是征求盛耀軒的意見,他一定會勸說如煙同意她搬進后院去,這原本就是他的意思。

    如煙像是看穿了她的意思,又警告道:“你別想瞞著我打別的主意,你若是搬離這兒,那我也會走!”

    這話很明顯帶有威脅翠翠的成分,但翠翠當真了。

    因此她再也不敢提出要住到丫鬟院里去。

    聽到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翠翠打開一絲門縫看去,見是盛耀軒朝這邊跑來。

    她忙跑到床邊,幫如煙整理好衣裳,并蓋好紅蓋頭,躲進了隔壁的屋子。

    盛耀軒推開門進來。

    他的臉微紅,喝了不少酒,要不是自己酒量好,恐怕此時都不得脫身。

    他關上門朝床邊走來:“如煙,累了吧?”

    “不累。”如煙聲音很輕,低著頭搖了搖。

    “桌上有酒,咱倆先喝交杯酒吧?”

    說著,他走過去倒了兩杯酒,端起兩個酒杯,這才想起還有紅蓋頭未揭。

    他放下酒杯,拿起桌上的喜秤走向慕如煙。
腾讯5分分彩走势